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字體大小 文章分享-Facebook 文章分享-Plurk 文章分享-Twitter
AI成為下個支付寶?政策與資本助瀾,AI獨角獸商湯搶食台灣市場
數位時代翁書婷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

馬雲利用支付寶敲開互聯網金融大門,在中國成為行動支付代名詞,出海到了台灣、日韓等鄰近國家,讓中國人在海外也方便使用。由商湯與曠視科技等新創引領的電腦視覺(Computer Vision)技術,有沒有機會成為下一個支付寶,除了在中國大鳴大放,也擁有出海國際的力量?

今年一月,中國商湯科技執行長兼共同創辦人徐立特別來台演講,背後原因在於準備和精誠資訊合作,將電腦視覺技術引進台灣手機品牌與零售業。

 

台灣可能對商湯不熟悉,但其以人臉辨識等電腦視覺演算法著稱,在對岸名聲響亮,名列CB Insight全球前百大,中國前七大最有前景的AI公司,中國移動、銀聯、華為等都是其客戶。已經走到C輪階段,估值高達30億美元(約新台幣870億元),在2017年七月募集B輪資金時,以4.1億美元,創下全球AI領域單輪融資最高紀錄。「商朝是中國有文字記載的第一個朝代,我們希望代回那個時代的突破。」徐立談起公司的命名淵源。

頂尖學者創業闖天下

「商湯」的湯字,源自創辦人湯曉鷗。湯曉鷗現任香港中文大學信息工程系教授,以GaussianFace、DeepID、DeepID2等人臉演算法聞名,著作等身,曾獲得2009年國際計算視覺與模式辨識會議(CVPR)最佳論文獎,他是該會議創會以來第一個獲獎的亞洲論文。而後湯曉鷗所帶領的團隊常在該會議發表論文,且多次打破臉部辨識數據庫(Labeled Faces in the Wild)的準確度紀錄,湯曉鷗也曾擔任微軟亞洲研究院視覺計算組主任,和微軟合作申請的專利超過40項。

此外,湯曉鷗桃李滿天下,旗下多名學生成為電腦視覺技術公司的創業家,商湯執行長兼共同創辦人徐立也是湯曉鷗的學生,科技部長陳良基也對湯曉鷗印象深刻。

「看商湯的例子,感觸很深。在台灣與商湯同級的技術,在科技部的補助計畫中就有一大堆,而且個個號稱技術比他們好。但,我們的教授,把技術發表在國際會議後就沒心力往下擴張效益,學生只好自尋出路,好一點的留下來當長期的博士後。」陳良基在其Facebook中寫道。

如何與Google、Amazon一較高下?

在群雄並起的人臉辨識領域,技術要成為全球頂尖已不容易,而要往下走找到核心商業模式讓「AI產業化」更是一大挑戰。因此除了技術創新,商湯主要從「商業模式創新」中著手,也就是說,商湯和支付寶一樣,利用中國廣大的市場和法令機會作為商業模式的嘗試。

1.不比演算法大平台,拚商業模式創新

「中國在人工智慧技術上還是美國的跟隨者。」徐立坦言,但他話鋒一轉,「我們在商業模式創新上有很大的機會。」純論AI技術,電腦視覺中的人臉辨識演算法平台,美國巨頭仍是全球佼佼者,中國新創難以披敵。舉例來說,Google GCP、Microsoft Azure與IBM Watson等服務,利用豐沛雲端資源的將AI演算法雲端化「通用」成基礎設施,以大平台快速輸出全球,希望巨大的使用量,撐起國際AI生態帝國。

但就和支付寶一樣,中國廣大13億同質文化市場成為中國AI新創最好的練兵場地。2004年推出,緣起第三方支付的支付寶並非全球首創,Paypal早在1998年就推出雷同服務,走在前面,但支付寶從第三方擔保開始,十年時間走出了餘額寶與芝麻信用分等創新模式。

商湯等新創引領的人臉辨識技術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商湯人臉辨識演算法握有重要專利,但商湯不硬碰硬,和美國科技巨頭較量演算法平台,而透過B2B2C的模式,快速「落地」各個垂直領域,如新零售、安防監控與照相等各種場景,如與蘇寧易購合作無人店,與京東金融與招商銀行等業者合作金融身份認證系統,與深圳政府合作安防監控找人找車,與小米與華為手機合作智慧相簿系統,並且為今日頭條與快手等公司打造人工智慧引擎。

讓技術快速落地成為商湯近三年營收快速增長主因。徐立並沒有透露商湯最新營收數字,但根據德勤-香港高科技高成長20強數據,商湯科技2014年至2016年三年平均營收增長超過3000%。雖然這些商業模式「變現」力道還很弱,許多服務甚至沒有盈利,但商湯在市場上口碑響亮,投資人追捧,光是2017年的C輪融資就達到4.1億美元,成為湯商重要金援。

2.人臉辨識還沒有在監管的方向上

另外,和北美與歐盟國家比較起來,中國對於個資法與隱私權限制較為寬鬆,也成為人臉與物件辨識等技術公司一個發展好機會,這和支付寶在中國發展時,金融法令對於互聯網業者跨足金融領域,管制並不嚴格有相當相似。

「政府先讓企業做了再說」徐立說,由於人臉辨識還沒有受到政府監管,就像政府對於無人車的開放態度,先鼓勵企業大力發展,再來看有無系統性風險,等到企業成長茁壯,法令再收緊,留給企業巨大的發揮空間。

相較之下,北美的加拿大與歐盟國家對於人臉辨識使用相當嚴格,對人臉辨識的商用化質疑聲浪不斷。像是Facebook未經使用者同意,直接辨識照片人臉,遭批侵犯用戶的隱私權;更別說近日Facebook被踢爆任由「劍橋分析」違法使用5000萬用戶個資,以操控大選的醜聞。加上,歐盟國家將在5月底施行史上最嚴格的個資法(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GDPR),這些都是美國科技巨頭企業推展人臉辨識的一大阻礙。

但人臉辨識技術被中國政府大力支持,如商湯與中國警政系統配合,將大量智慧錄影機採用在公眾場合。

商湯看台灣:AI支付後發優勢

人工智慧的發展才剛起步,說要找到可靠的獲利模式或成為下一個支付寶可能太早,除了技術優勢,商湯還有充裕資本、廣大市場與較為寬鬆的個資法與隱私政策等優勢可以打這場仗,陳良基就言,「商湯一開始創業,企圖心就非常大,業績也不斷擴大,尤其在中國,所有企業對新技術的導入應用,都是無所反顧的前仆後繼。反觀台灣,對任何新嘗試,常常不斷質疑,完全失去支持創新該有的熱情。」

在這樣的優勢下,商湯不僅死守中國本土市場,也積極地向香港、新加坡與日本等地擴展,目前營收有20%來自海外,而台灣也是商湯「出海」重要一站。「 台灣的支付主流還停留在信用卡時代,有機會直接跳過電子支付邁向AI支付,這是一種後發優勢。 」徐立說。商湯等業者的來台,也給本就競爭激烈的台灣市場人臉辨識商用市場新的視野與衝擊。

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 字體大小: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