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字體大小 文章分享-Facebook 文章分享-Plurk 文章分享-Twitter
揭露DRAM和電容炒貨內幕,三星兜底策略縱容漲價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
2017年記憶體、電容雙雙缺貨漲價,其中記憶體每季度漲價超20%,電容普遍漲價4-5倍。據集微網獲悉,缺貨漲價固然有產能不足的因素,但原廠聯合管道商炒貨,是其中更為重要的潛在影響因素。

(DRAM)記憶體原廠出貨量由三星電子一家獨大,佔據了近5成的市場份額。據供應商爆料稱,如果既在三星電子有管道積累,現今又在終端品牌相關業務任職,就具備炒貨契機。因為在今年DRAM缺貨漲價潮中,對下游終端大客戶影響其實並不算大,由於雙方基於合同執行與大客戶戰略,即便缺貨,也會優先供應大客戶,同時大客戶也不在漲價目標客戶群之列。

該供應商進一步透露,在這種條件下,假設原本某手機大品牌實際DRAM訂單是100KK,但在缺貨漲價聲中,終端大客戶受影響不大,而DRAM市場行情卻在不斷高漲,於是該手機品牌廠商相關負責人和三星電子“勾結”後,雙方可在原來未漲價的定價基礎上將訂單追加到150KK,這多出來的50KK記憶體條自然會水漲船高,流向其他客戶、代理商、貿易商及現貨市場,進一步拉開記憶體缺貨漲價的大幕。

記憶體炒貨多方共舉,代理/貿易商漲價都離不開原廠
2017年記憶體缺貨漲價的消息滿天飛,記憶體價格也確實一路高漲,讓下游終端廠商叫苦不迭,在即將到來的2018年也未必會緩和,但DRAM市場需求究竟有多大的缺口,協力廠商很難有個確切的資料。

供應鏈廠商透露,其實佔據DRAM行業絕大部分市場份額的三星電子、海力士(SK Hynix)、美光等原廠都在加速擴產出貨,實際缺口不算大,但市場缺貨聲此起彼伏,很大一部分出貨量都跑到代理商、貿易商、華強北市場了。終端廠商想要拿貨,這些代理、貿易和分銷商們自然會借勢炒貨,小幅放量,不斷抬價。

從上游DRAM原廠到下游終端廠商,排除直供的大客戶外,中小客戶拿貨往往要經過中間的代理商、貿易商們。今年以來,這些代理商、貿易商等就是炒貨的投機者,那麼他們是怎麼炒DRAM的?

據行業人士透露,代理商往往是基於自己的管道優勢,通過原廠排單拿貨,其價格會隨著原廠和市場行情波動而不同。在拿到原廠訂單後,代理商對出手的價格會有個心理預期,在市場缺貨的行情中,小批放量,階梯上漲。當然漲價不能一概而論,畢竟很多代理商都是做長線生意。

相比而言,貿易商則不同,是這波DRAM囤貨漲價的主力之一。因為很多貿易商因為各種原因,往往會從原廠先得到消息,包括原廠庫存、訂單排期、出貨情況等,一旦收到確切消息後,這些貿易商開始大肆囤貨,上漲的幅度和囤貨週期方面可能更甚于代理商。

此外,深圳華強北市場則是現貨流通的主力市場,當得知DRAM現貨市場緊俏,供貨緊張後,華強北的檔主自然也會聞風而動,乘勢囤貨,加重現貨流通的缺貨行情,進一步抬高價格,甚至華強北檔主還會聯合起來做莊,統一口徑,統一價格,以獲取更大的差價利潤。

今年以來,但凡這些囤貨倒賣DRAM的投機者,都在原廠的“提攜”下分到了一杯羹,而炒貨受益最大的還是三星電子等原廠。如果說代理商、貿易商是DRAM炒貨的托,那角兒自然是原廠了。

三星電子員工親自參與炒貨,三星電子還給炒貨方兜底
在DRAM行業三大原廠出貨主力中,三星電子佔據近5成的市場份額,是當之無愧的角兒,在缺貨炒貨的行情中更是大賺特賺。而DRAM炒貨的代理商、貿易商們最想也最敢抱的“大腿”就是三星電子,甚至就連三星電子員工都參與其中。這是因為三星電子是積極回應DRAM炒貨策略的。

一位元元不願具名的代理商透露,DRAM炒貨的始作俑者還應該歸結于原廠三星電子。因為外界並不清楚原廠實際產能出貨的具體情況,很多時候都是三星電子(關聯員工)向代理商、貿易商等放出風聲,告知定單排滿、庫存不足(言外之意就是你們可以開始囤貨了)。

當然這還只是三星電子(關聯員工)間接參與,更甚的是三星電子員工直接參與炒貨。該代理商透露,其實很多三星電子的員工都設有自己的“影子”公司,在第一時間得知DRAM行情後,利用管道關係,通過“影子”公司低價買進,高價賣出,這已經存在多年了,而這些“影子”公司很難讓三星電子查到關聯方。

此外,在這波DRAM炒貨中,還有部分三星電子員工直接利用自己打通的上下游管道關係,擔當仲介的角色,一邊向三星電子卡位元新客戶訂單,一邊對接下游終端廠商,兩頭受益。另外,在外界很難得知三星電子的出貨供貨動態時,還有三星電子員工單靠買賣消息發橫財。

而三星電子DRAM炒貨之所以讓各方敢這麼激進,包括三星電子的員工都這麼肆無忌憚,關鍵原因就是作為最大的莊家,三星電子是側面支援,甚至縱容炒貨的。

上述代理商稱,三星電子對DRAM的代理商、貿易商等是有兜底策略,就是說假如今天簽單下個月的記憶體是每條100元,但實際到下個月記憶體降價了,即便降了1毛錢,三星電子也會因兜底策略補差價給各方“炒貨者”。

試問,這種穩賺不賠的買賣,哪家代理商、貿易商及“炒貨者”不心動?更何況是輕車熟路的三星電子自家員工。

“這就是三星電子縱容DRAM市場炒貨的可惡與可怕之處。”該代理商進一步稱,與三星電子不同的是,市占率不高的SK海力士就不會這樣。雖然海力士的記憶體也在緊跟三星電子的漲價節奏,但不存在兜底策略,不管代理商、貿易商今天簽單的是什麼價,明天出貨後行情是漲是跌,海力士都不承擔風險,更為客觀的跟隨三星,遵從市場變化。

電容炒貨價格翻幾十倍,其源頭同樣指向三星
今年以來,除了DRAM缺貨漲價炒貨外,以MLCC為代表的電容也大幅缺貨漲價,整體漲價區間在4-5倍左右,部分物料漲幅達20倍,一顆原本幾毛錢的電容價已經漲到了晶片價。

此前,市場分析認為,由於村田、太陽誘電等日系電容原廠轉向汽車電子等高端市場MLCC產品,放棄低端和次高端MLCC產品市場,加大了市場需求缺口,拉長了交貨週期,從而誘發導致今年的電容缺貨潮。
但事實上並非如此,這也不是電容缺貨潮誘發的主因,其源頭同樣指向三星。

深圳市毅恒電子科技有限公司長期代理中國外電容產品,據該公司聯合創始人張連國向集微網透露,2017年這波電容缺貨漲價始作俑者當屬三星,因為三星早在2016年就布好了局,三星就是這波電容炒貨的最大莊家。

三星集團以三星電機切入電容市場,在獲得多方技術背書後,其自家的三星移動終端都採用了三星電機的電容,讓三星電機在幾年時間迅速上位,成為全球電容市場出貨量排名的前幾名。

之所以說這波電容炒貨的源頭同樣指向三星,正是因2016年三星Note7爆炸門所引起的。

張連國稱,由於2016年三星Note7爆炸事件影響,導致三星電機為之備貨的電容存在大量庫存。於是為了消解庫存,三星採用低價策略,將具有價格優勢的高容MLCC全面流向現貨市場,從而導致包括貿易商、代理商及華強北市場等現貨管道都在鋪貨三星電機的電容產品,讓其在現貨市場佔有率接近90%。

“2016年三星想佔領這個市場,長期低價出貨,加之高容MLCC產品,三星電機存在技術和成本優勢,打的村田、國巨等原廠在現貨市場毫無還手之力,從而快速佔領現貨市場。”

到了2017年,三星電機以提升電容產品品質為由,縮減產能的同時,現貨市場的出貨量也隨之下滑,這就誘發了電容缺貨潮。現貨市場最先缺的就是三星電機的高容MLCC,而囤貨貿易商之前拿的都是三星的電容,現在很難拿到貨,三星又說現在產能緊張,眼看現貨市場沒貨了,電容也就開始漲價,從而誘發加劇了今年電容炒貨的行情。要知道每部智慧手機採用的電容有近千顆,而在此之前電容缺貨的行情難得一見。

月營收可過億,華強北現貨市場如何炒電容?
受益于三星誘發的這波電容缺貨潮,今年電容炒貨已經從高容值蔓延至大宗類電容,整個華強北電容炒貨者比比皆是。尤其是從今年下半年開始,華強北賣IC的櫃檯也開始囤電容,賣手機殼的櫃檯也開始賣電容,甚至幾個人合夥就可以開始囤貨炒貨,其營收可能遠超你想像。

李明(化名)每天至少接到幾十個客戶電話,詢價要貨,忙得他樂此不疲。今年8月底之前,李明還在深圳一家原廠做銷售,在8月底離職後,便聯合了三個人合夥準備開始在華強北炒電容。李明向筆者透露,從今年9月份開始囤電容炒貨到今年12月份,4個月保守預計營收在2000萬元,毛利在30-50%左右。

而像李明這種量級的炒貨者,在華強北還只算是中小規模。據李明介紹,在華強北電容炒貨最大的莊家是聯合起來的潮州人,炒貨高峰時每月營收可過億。早在今年下半年初這些潮州人就開始囤貨,不管是三星、村田、國巨還是宇陽等各方電容原廠,只要有現貨就大量掃貨,而後統一口徑,達到心理預期價後,再統一出手,階梯式放量,成倍式增收。

這導致終端廠商開始備料進電容時,現貨市場庫存告急,一旦消息擴散,就快速引起市場恐慌,這就帶來了炒貨賺差價的契機。李明表示,到了炒貨的高峰,想要從原廠拿貨比拼的是管道資源,雖然炒貨者都賺錢了,但原廠掌局者當然最賺的,不過現在電容炒貨的高峰已經過去了。

隨著2018年一線品牌手機廠商砍單,加之每年上半年是傳統淡季,終端市場需求將會減小。李明稱,現在來看2018年電容市場,按照原廠給的資訊訂單已經飽和,2018年上半年電容漲幅不會有太大的波動,甚至不會再漲。

同時原廠還在調整產能增加產線,2018年會有新電容產線投產,很難出現像2017年這麼誇張的行情。另外因為現在電容價格已經很高,要是在現有基礎上再成倍大漲也不現實。

根據行業經驗,2018年上半年是市場淡季,代理商、貿易商都不敢大量囤貨,會向市場放貨,一旦放貨,這波缺貨潮自然而然就緩解了。雖然原廠還不會降價,但市場反應跟原廠還不一樣,價格會向下走,逐步消化囤貨庫存,市場行情會逐步趨緩。當然羊毛出在羊身上,已經流向市場的高價電容會由終端廠商來買單。

發改委已約談,手機中國聯盟或聯合終端廠商舉報三星
世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其實DRAM和電容缺貨並沒有那麼嚴重,在原廠的“關照”下,借機炒貨者多了,市場行情自然水漲船高。而2017年記憶體和電容兩大缺貨炒貨潮中,其源頭都指向原廠三星。

尤其是在今年的DRAM缺貨漲價潮中,DRAM每個季度漲價幅度都超過20%,每次都說缺貨,而漲價後卻從未發生缺貨現象。而三星佔據了DRAM近5成的市場份額,已然成為這波缺貨潮中最大的操盤者和獲利者。
按照中國的法律規定,市占比超過50%,可以推定為具有市場支配地位,一旦滿足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制定壟斷協議等條件,國家發改委可發起反壟斷調查。

目前,DRAM漲價走勢已經引起國家發改委的關注。國家發改委正在密切關注近期手機存儲晶片價格的飆升,可能會對潛在的企業串謀操縱價格行為展開調查。

中國發改委反壟斷局處長徐新宇稱,“我們已經注意到(DRAM)晶片價格的飆升,將會更多關注未來可能由行業的‘價格操縱’行為引發的問題。”

手機中國聯盟秘書長王豔輝表示,發改委已經約談了三星。

另據手機中國聯盟透露,已接到多家企業的情況反映DRAM漲價情況,目前正在組織行業企業及相關反壟斷專家研討,未來不排除向發改委進行舉報的可能。手機中國聯盟由中國主流手機製造商和晶片供應商組成,代表了中國產業和企業的利益,此前正是手機中國聯盟對高通反壟斷的舉報,引起了發改委的注意並啟動反壟斷調查,創下中國反壟斷罰單之最。

王豔輝稱,現在預測發改委會對三星採取何種進一步措施還為時尚早,但是如果三星被認定參與了價格操縱行為,那麼發改委可能會參考其他國家在這一方面實施的處罰措施。而以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操縱市場價格被反壟斷調查處罰的實際案例並不少見。
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 字體大小: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