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字體大小 文章分享-Facebook 文章分享-Plurk 文章分享-Twitter
華為/小米用上京東方OLED屏 中韓爭霸誰能笑到最後?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
2017年10月26日,京東方成都柔性AMOLED 6代線宣佈量產,這是中國第一條全柔性AMOLED生產線,也是全球第二條量產的6代柔性AMOLED線。打破了三星在這一市場的絕對壟斷,也讓中國國產手機可以用上中國國產OLED屏。京東方此次的提前量產是否意味著中韓顯示面板大戰又進入了新階段?面板行業新一輪的爭霸誰將笑到最後?
 
據瞭解,京東方此次量產的B7成都6代AMOLED線總投資465億,設計產能為每月4.8萬,該生產線採用和三星一樣的業內最先進的半切蒸鍍,將玻璃基板切為二分之一進行蒸鍍,技術難度非常高。同時採用低溫多晶矽(LTPS)塑膠基板代替傳統的非晶矽(a-Si)玻璃基板,並採用柔性封裝技術,實現了顯示幕幕彎曲和折疊。B7工廠現場京東方交付的客戶包括華為、OPPO、VIVO、小米、中興、努比亞等十余家廠商。另外,該工廠除了有厚度僅為0.03毫米的柔性OLED屏,還有iPhoneX同款異型切割“劉海屏”,其技術和工藝提升超出業界預期,證明了京東方有能力為蘋果提供柔性OLED螢幕。

京東方為什麼能打破三星的絕對壟斷?
京東方能夠取得今天的成績,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抓住機遇提前佈局。2000年以前的面板行業兩次衰退期成就了韓國和臺灣企業,2000年後新一波衰退期,中國企業抓住機會大舉投入面板業。京東方作為中國顯示行業的龍頭,從2005年第一條5代線投產至今已擁有12條產線,其中3條在建,總投資3592億元。

另外,這一輪面板大年不僅是新一輪週期波動的開始,也是OLED對LCD的切換開始,最為直觀的就是越來越多的旗艦手機正在從LTPS向柔性OLED遷移。京東方一貫喜歡搶先佈局,在2017年同時上馬兩條10.5代線、兩條6代柔性OLED線,使用公司出資+銀行貸款+地方政府入股的方式用幾十億資金撬動幾百億資產。

當然,燒錢的除了產能之外研發投入也不可忽視。京東方2017年半年報顯示,上半年研發投入達到31.7億元,同比增長63%,占營收總額7.1%,比2016年的6%提升了一個百分點,超過了2016年蘋果研發投入比例的4.6%,接近三星的7.7%。科睿唯安9月發佈的2017全球創新報告中,2016年京東方已躋身半導體領域全球第三大創新公司,僅次於三星和LG,2420項專利數在所有中國企業僅次於中興和華為。2017年上半年,京東方新增專利申請量突破4000件,累計可使用專利數量已超過5.5萬件。

因此,提前佈局以及用幾十億資金撬動幾百億資產再加上研發上的巨額投入,都是LCD向OLED切換過程中京東方能取得驕人成績的重要因素。

打破三星壟斷 中國將成韓國以外OLED產能最大地區
在OLED新一輪的的競爭中,據瞭解日本企業最早研發OLED,卻曾決定全面退出,現在日本顯示(JDI)、被富士康收購後的夏普又重新計畫上馬6代OLED面板生產線,臺灣也一直跟蹤OLED,但迄今沒有批量供貨。由此,有業內分析師認為全球面板產業的競爭格局將由目前的“三國四地”(韓國、日本、中國大陸、臺灣)較量,演變為“兩強(中韓)爭霸”。

據中國OLED產業聯盟秘書長耿怡介紹,中國OLED產線建設已初具規模,逐步由技術研發向規模化生產過渡。2016年,中國大陸OLED面板出貨量總計達600萬片。此次京東方成都工廠打破三星壟斷也只是中國OLED面板軍團與韓國正面競爭的開始,中國的其它面板廠商也正在各地快馬加鞭建設OLED生產線。華星光電正在武漢建設6代柔性OLED生產線;和輝光電的6代OLED生產線在上海;深天馬的6代柔性OLED生產線也放在了武漢;維信諾的6代柔性OLED線則在北京固安。

據群智諮詢統計,2017年全球新增4條6代柔性OLED線的產能,包括京東方成都、LGD、天馬武漢(預計2017年11~12月投產),三星有一條6代柔性OLED線擴產。而2018~2020年,全球還將新增12條中小OLED生產線,其中中國大陸有6條。可以看到,未來幾年柔性OLED產能的增加主要來自三星和中國大陸的面板廠,到2020年,中國大陸將會成為除韓國以外OLED產能最大的地區。

中韓爭霸 誰將笑到最後?
韓國三星電子大約從2000年開始做OLED,2005年開始做柔性OLED,有10多年的生產工藝經驗積累。我們知道,與目前廣泛使用的LCD技術不同,OLED採用有機發光材料,製作過程中,穩定性沒有無機材料高。中小OLED屏的生產過程中需要把紅、綠、藍三色的OLED材料蒸鍍到面板上,產品良率提高是很大的挑戰。此次京東方B7工廠能夠提前量產的一個重要前提就是拿到了佳能Tokki蒸鍍機。Canon Tokki蒸鍍機作為OLED面板廠必不可少的設備,其年裝機量僅四到五台,即便在在各方的積極爭取下Canon Tokki 2017年也只規劃了七台蒸鍍機,除了蒸鍍機,發光材料同樣受制於人,因此產業鏈的不完善,尤其是上游環節的薄弱讓中國面板企業的發展受到限制。

除了設備和材料的限制,相比韓國企業,中國AMOLED核心技術仍然落後,所以快速度過產能爬坡和良率提升依舊是重大的挑戰。中國的面板產業鏈的骨幹企業還需要通過資本投資、共同開發、技術合作等方式向上游的材料和設備廠商滲透,儘快打通和完善整個OLED產業鏈,增強競爭力。

最後,由於面板行業是典型的重資產、強週期,始終圍繞供求關係週期波動。雖然業內普遍認為短期內OLED面板並不會出現供過於求的局面,但未來可能出現的產能過剩對中國的面板廠商來說也是不小的考驗。可喜的是,與其他行業不同,產能過剩、價格下滑時,後來者可以通過逆市投資擴大產能,打擊競爭對手,坐上行業主導者,這給目前仍落後的中國廠商很大的希望。但中韓的OLED面板之戰到底誰能笑到最後,目前我們還很難做出判斷,時間會給我們最好的答案。(責編:王瓊芳)
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 字體大小: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