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字體大小 文章分享-Facebook 文章分享-Plurk 文章分享-Twitter
雙攝被高度“定制” 千元機“饑腸轆轆”待資源滿載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
根本日本TSR的資料,2017年雙攝手機占比將達到16%,2018年占比將達到26%,另據某券商的分析報告顯示,2020年雙攝手機占比有望達到60%,普及趨勢明顯。

“相對旗艦機,海外市場和千元手機的發展較慢一些,不過,到2018年,海外市場和中國千元機市場,會成為雙攝手機普及的重要戰場”,上海興芯微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興芯微”)產品總監賀遙表示,目前市場上千元以下,雙攝份額還不高,真正有能力量產的品牌也不多,這主要還是資源問題,比如雙攝模組資源、雙攝模組價格及演算法公司缺乏等。
 
上海興芯微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產品總監賀遙
雙攝模組資源缺乏的原因是什麼呢?賀遙強調,雙攝模組缺乏,主要是能製造真正意義上雙攝模組的公司很少,中國實力雄厚的廠商只有四五家,比如舜宇、歐菲光等,因為雙攝產線建設投入的資金巨大,人才也較缺乏,只有雄厚實力的公司才能進入。

他強調,如果要普及千元機,模組資源、演算法資源都急待突破。目前這個問題正逐漸緩解,中國二線模組廠也都紛紛進入雙攝模組研發和製造,到年底,大致又會增加四五家模組廠(比如信利、三贏興、博立信等)可以出貨,到時候會緩解很多壓力。

寧波舜宇光電資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舜宇”)相關負責人表示,雙攝從2017年Q1開始普及到中高端機型,普及到千元級別還需要一個過程,可能要到2018年。目前模組廠商的機台設備有限,配套資源也只能滿足中高端機的需求,這是雙攝目前難以走進千元機的一大原因。還一個原因在於,模組廠商對利潤的掌控策略,相對而言,中高端機型雙攝模組的利潤空間更大,模組廠沒必要那麼快將資源拓展至千元機。

不僅如此,據記者瞭解,為了體現雙攝的差異化,高端品牌機型對雙攝模組都採取了“高度定制”的策略,大致有兩種模式,一是全開放定制,比如蘋果和三星,只需索尼提供CMOS和封裝服務,它們自行設計DSP和ISP,這是目前行業的最高水準;二是半開放制模式,如VIVO,索尼提供CMOS和DSP,並為VIVO定制開發ISP影像感測器,索尼會保證VIVO在ISP上的獨佔優勢。

既然是獨佔優勢所以很難被共用,這種高度定制就將佔據當前絕大部分的上游資源。在演算法端也是一樣,比如ARC虹軟作為一家開放的影像技術和演算法輸出公司,按理說,任何終端廠商都可以購買它們的演算法,但事實上,在與廠商的合作中仍是高度定制,比如VIVO在X9和XPlay6上與虹軟是獨家合作,特別是在X9的雙攝虛化演算法上佔據了主導地位。

其實,品牌廠商在雙攝核心資源的主導權遠遠大於白牌廠商,出貨量大且品牌附加值高,供應商相對應的議價空間大,這種捆綁式的高度定制成為常態,而供應商的資源和精力有限,第二梯隊的廠商又還沒跟上進度,這也是目前資源緊缺的一大原因。

從配套資源來看,1300萬圖元的攝像頭需要使用高端的IRCF(藍玻璃紅外截至濾光片),其價格是普通IRCF的10倍左右,目前中國的代表廠商有水晶光電、歐菲光等,而這些資源更多供給HOV等品牌機,產能還難以全面顧及到低端機。IRCF只是配套資源的一種,其它資源也多是類似局面。

“在雙攝像頭的搭配規則上,目前高端多以廠商的定制為主導,選用哪家的鏡頭、馬達、感測器等,多是手機廠商自己指定,模組廠多為輔助建議。”舜宇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模組廠商雖是高中低端全線佈局,但由於機台的限制、核心元器件缺乏及周邊配料的限制,目前雙攝模組產能十分有限,但2018年這些資源會逐漸豐富起來,也是千元機普及雙攝的最佳時間。

除了模組廠商資源的限制,演算法的缺失可能問題更嚴重。“目前,有能力做演算法的主要就西緯、虹軟、商湯等幾家,它們每家服務兩家左右旗艦手機,就已經耗費很多精力了,中小型客戶更沒法覆蓋了。”賀遙說。
從演算法的競爭格局來看,目前虹軟是市占率最高的公司,主打景深功能,是VIVO、小米演算法的主要供應商,不足是非平臺自帶的演算法,對CPU的消耗較大;Corephonics同蘋果收購的LINX是以色列公司,主打光學變焦功能;西緯與丘鈦一樣都是西可的關聯公司,多針對低端專案;商湯是有聯想背景的演算法公司;Altec是少有的可以提供ISP、演算法以及雙攝模組全產業鏈的公司,專利是核心武器。

“像虹軟這樣的演算法公司,是高端機模組廠的選擇,虹軟支持高端案子都應接不暇,沒精力顧及低端機型。”格科微電子(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格科微”)市場經理楊慎傑強調說,目前虹軟演算法市占最高,價格也最高,很難在千元機普及,華晶和西緯次之,可以緩解一定市場壓力,當然還有很多小的演算法公司正在崛起,相信不久的將來,就會在中低端市場嶄露頭角。
 
格科微電子(上海)有限公司市場經理楊慎傑
事實上,演算法價格高,就意味著它的演算法實力強,能説明千元機實現“真”雙攝能力,但矛盾的是,高價格不適合低端機的成本控制。楊慎傑表示,成本與效果是成正比的,當然千元雙攝的客戶群體也不一樣,他們對一般效果的承受力更大。

如何解決演算法公司缺乏的問題?賀遙強調,CPU公司MTK、高通、展訊會積極推動雙攝的普及,它們本身也有自帶的演算法,可以緩解一定的市場壓力,同時還有更多的演算法公司加入雙攝演算法的陣營,比如成都通甲、西安Pi等。中低端手機最初可以做標準方案,即每家演算法公司驗證幾種固定的模組類型,支持幾個不同的CPU平臺,做成一個統一的方案。

舜宇相關負責人同樣認為,虹軟、高通都有自己的核心演算法,但目前資源也很緊缺,如果要快速普及到千元機,可能模組廠、演算法公司需要聯合做一個“公板”方案出來,以滿足低端市場需求。

如上所言,目前核心資源及配套資源均有限,雙攝模組和演算法還難以普及到千元級別,所以同時支持幾個CPU平臺的“公板”方案會是首選,不過體驗感可能相比中高端機有一定差距。賀遙說,目前,先解決有和沒有的問題,中低端手機先普及雙攝功能,隨著模組廠工藝的提升,演算法公司演算法的優化,中低端雙攝體驗也會越來越好。

總之,中高端雙攝的普及從2017年Q1開始拉開了序幕,品牌手機廠商為實現手機差異化,多選擇同上游模組供應商、演算法廠商高度定制,導致主流的中高端資源十分緊缺。短期來看,雙攝普及千元機尚需時日,不過隨著更多模組及周邊配套廠商進入,以及演算法公司“公板”方案的出爐,今年底、明年初會有一大批千元機普及雙攝。(責編:振鵬)
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 字體大小: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