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字體大小 文章分享-Facebook 文章分享-Plurk 文章分享-Twitter
澳洲能源公司相繼關廠致能源價格飆升2倍,將損害澳洲經濟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

依據ACB News《澳華財經線上》近期一份報導指出,自本(2017)年7月1日起,由於澳洲能源(電力)價格飆升,澳洲企業和家庭負擔的能源費用(電費或瓦斯費)大大增加,所引發的“蝴蝶效應 – Butterfly affect”正在澳洲多個行業中顯現出來。

 

該份報導舉例指出,一家總部位於維多利亞州的Wilson Transformer公司,該公司之能源費用,由原先的80萬澳元增加到了150萬澳元,漲幅達83%。其中電費上漲了3倍多。高峰電價由4.4分/千瓦時上漲到15.4分/千瓦時,非高峰價格則由2.5分/千瓦時上漲到9.65分/千瓦時。該公司總裁Mr. Robert Wilson稱說,這是個巨大的衝擊,我們不能改變我們的產品價格,因為我們要參與進出口的競爭,因此這會造成我們的利潤下降。”

 

W氏及其他許多住在維多利亞墨爾本的消費者一樣,將能源價格飆升的原因,歸咎於今年三月,一家法國在澳投資的能源公司Engie決定將位於維州Latrobe區一個可供應1,600兆瓦電力的Hazelwood煤電廠關閉了。這一事件直接導致市場失去了浮動成本基準負荷電能的一大來源,使發電成本昂貴的燃氣發電成為整個維州電力批發市場的定價者,從而導致能源價格飆升。Hazelwood煤電廠關閉後,一些商業用戶的電費最高漲了2倍。

 

“我們都知道那是個又老又髒的褐煤電站,但現實是不應該突然就把它關閉了,這樣只會擾亂市場。” Wilson說。能源價格上漲同時,另一個位於Bass Strait區的離岸天然氣開採平臺的意外關閉,更是讓澳洲電力供應市場雪上加霜;目前澳洲東海岸(East coast)天然氣供應短缺的局面亦令人擔憂。

 

Bass Strait離岸平臺關閉,造成東海岸天然氣供應減少了15%,並引發天然氣批發價格的猛漲,整個能源產業都感到壓力驟增。一些家庭電費漲幅可達20%。不過目前受影響最大的,還是那些在電力市場供應過剩時,先行簽下長期使用合作簽約的企業,他們要支付的能源價格漲幅更高。

 

Hazelwood煤電廠的關閉,並不是能源市場格局大變中的全部故事。前提到之W公司近期也更換了供應商。該公司的供應商原先一直是ERM電力公司,幾個星期前,該公司將供應商換成了Origin。 ERM電力公司總裁Jon Stretch無奈的表示,現在我們已經看到批發市場的價格飆升,因此無論你和哪個零售商談,都是一樣的。S氏進一步提到,事實上澳洲另一家電力公司Alinta也關閉了在南澳州的Northern煤電廠,還有其他煤電廠也相繼關閉,這使基準負荷電力供應大減,電力供應對間歇性可再生能源的倚賴度更高。而商業使用者簽訂電費合同時的價格是根據簽約之日的遠期市場價格,因此批發價格上漲會直接反映在當前的電費合同上。

 

據電力採購諮詢公司Energy Action稱,一個客戶每年的電費由1,200萬澳元上漲至3,200萬澳元。企業供電合同一般期限為5年,現在那些2012、2013年簽訂合同的企業合同即將或已經到期,他們需要按照新的價格重新簽合同,這部分企業所受的衝擊最大。Energy Action預計這些企業比例為20-30%。

 

報導續指出,由於澳洲相關能源供應來源之關廠或停止生產,導致澳洲能源價格飆漲,成本提高,直間接影響到其他各行各業之發展。澳大利亞食品和雜貨委員會(AFGC)新主席Tanya Barden說,能源價格飛漲將對該行業的生產商產生嚴重影響。目前生產商不斷受到來自超市的利潤擠壓,超市價格戰的壓力正轉嫁到生產商身上,現在能源價格上漲以及可靠的能源供應不足,使生產商的狀況雪上加霜。

 

AFGC是一個代表全澳1,250億元食品和雜貨製造業的行業組織。該行業組織會員包括一些世界知名生產商,如Simplot(美國廠牌)、 Johnson & Johnson(嬌生)、Lion (澳洲食品代理商)、Pepsi(百事可樂)、Nescafe雀巢等,還有一些較小的生產商,如Beechworth蜂蜜。B氏續指出,過高的能源成本將損害行業的盈利能力,以及投資建新廠、購買新設備和創新的能力。成本上升會製造很多壓力。我們看到,能源成本翻了兩三番,這真的會對盈利產生影響,尤其是過去六年來我們還面臨著超市壓低價格的壓力。他認為美國Amazon亞馬遜來澳進軍超市市場,對食品和雜貨製造業是件好事。“我們認為這很好,這能讓我們擁有更多的消費者。亞馬遜可能開始還只是個小參與者,無法與超市相比,但他們會改變消費者的行為習慣,會改變消費者的交貨模式。亞馬遜是支援品牌發展的,因此這是個巨大的機會,它會成為我們的一個重要管道。”

 

對於能源價格飆升的現實,Barden顯得很擔憂:“製造業要求的是長期投資,因此需要價格可負擔的、可靠的長期能源供應。現在我們一些會員企業突然需要多付兩三倍的能源成本,而且有時還只能得到一個期限為一年的合同,未來會怎樣,誰都沒有把握。對於許多企業來說,這是關乎他們還能否繼續在澳洲經營的一大風險。B氏與一些其他公司總裁一起表達了他們對能源價格上漲和能源供應穩定性向政府提出抗議,稱這會損害澳洲的經濟。

 

製造商們責備零售業擠壓其利潤,但零售業也自有苦衷。今年早些時候,澳洲最大的連鎖超市Woolworths的主席Brad Banducci稱,高昂的水電及天然氣帳單,成了Woolworths削減成本和提高效率的一大困擾,這一過程就好像“試圖跑贏一頭熊”。目前全澳兩大連鎖超市Woolworths和Coles正應付來自廉價超市Costco和Aldi的競爭,控制成本成了當務之急。

 

鋼鐵製造商BlueScope的老闆Paul O’Malley將目前的狀況直呼為“能源災難”。CSR主席Jeremy Sutcliffe則呼籲,當前能源問題正在威脅企業的經營,在能源密集型行業,失業率會因此攀升。

 

資料提供: 雪梨台灣貿易中心 TAIWAN TRADE CENTRE SYDNEY

資料來源: ACB News

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 字體大小: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