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字體大小 文章分享-Facebook 文章分享-Plurk 文章分享-Twitter
忌憚中國半導體崛起,美日韓嚴防死守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
臺灣成為大陸許多半導體廠的技術來源,早就是不爭的事實,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各國對於中國崛起忌憚三分,美、日、韓等先進國都對技術外流至中國非常敏感,因此也產生各種防堵措施。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各國都在阻止中國大陸進行海外並購。根據統計,在中國大舉宣佈收購海外半導體企業的一五年,總計提出海外半導體並購金額高達430億美元;但最後實際交易只有52億美元,主因就是監管機構嚴審,其中美國政府擋下的案子最多。因此,在中國猛攻搶標後,最後只買到了美商豪威(OmniVision)與矽成兩家公司,其他都以失敗收場。而矽成是臺灣留美學生李學勉、韓光宇創立;至於豪威創辦人洪筱英與吳日正分別來自上海與臺灣,基本上都是華人、臺灣人為營運主體的公司,並非美系半導體公司。

不過,即使臺灣人如今被陸企重用,但未來中國本地人才勢必全面接手。以大陸晶圓代工廠中芯為例,過去主要團隊以臺灣人才為主,前三任執行長張汝京、王甯國、邱慈雲都來自臺灣,但經過17年培養,大陸本地人才已茁壯,5月初中芯發佈新執行長人選,就是本土出身的趙海軍。

一位與中芯業務往來多年的臺灣IC設計公司總經理說,邱慈雲任職執行長期間,連續五年獲利,雖然獲利不多,但經營績效是三位執行長中最好的。如今邱慈雲被換掉,可能有兩大原因,「一方面因為他是臺灣人,二方面則是28納米制程技術較原先預估晚了一年。」
 
西方國家屢屢阻撓中資海外收購
美國政府不僅在歐洲頻頻阻擾中資收購歐洲企業,在美國本土對中國資本可謂是嚴防死守,特別是在中國對美國高科技企業發起收購時,基本上很難通過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審核。

以清華紫光對美國鎂光、西部資料的收購為例。2015年,中國市場總NAND Flash(NAND Flash主要用於固態硬碟和手機ROM)消耗量已達約65億美元,占全球28%。據估算,2016年將更進一步達到三分之一。然而中國的NAND Flash市場卻基本被外資把持——三星與東芝聯合的Toggle DDR陣營和英特爾與鎂光為首的ONFI陣營壟斷了NAND Flash市場,中國國產NAND Flash比例相對而言微不足道。

為使中國擺脫NAND Flash大部分依賴進口的現實,清華紫光試圖以收購美國相關企業掌握先進技術:先在2015年7月試圖以230億美元收購鎂光,但因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審核鎩羽而歸;後又力圖通過收購西數15%股權,成為西部資料第一大股東,再由西數出面,繞過美國政府的管制,擬以190億美元收購閃迪。在西數整合了閃迪NAND Flash相關技術後,再與西數成立合資公司,以此獲得NAND Flash俱樂部的入場券。但這場收購亦遭到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審核而終止交易。

在2016年2月,半導體行業元老級企業仙童半導體公告稱,拒絕了華潤和華創組成的中資財團26億美元的收購要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交易面臨無法通過CFIUS審查的風險。

從上述案例中可以看出,美國對中國收購其高科技企業有著極為嚴格的限制,而且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在其中扮演了關鍵角色——阻止中資收購Lumileds、鎂光、西部資料、仙童半導體都出自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手筆。那麼,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到底是怎樣一個組織機構呢?

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英文名稱為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U.S.,整個委員會由美國財政部長擔任主席,代表們則來自包括國防部、國務部以及國土安全部的官員,主要針對可能影響美國國家安全的外商投資交易進行審查。

根據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最新披露的2014年提交安全審查的案件情況,中國企業遭受審查數量連續第三年名列榜首,中資並購案約占總數近五分之一。美國政府之所以屢屢幹出違背市場經濟法則的舉動,其背後的根源是美國的國家利益。

一直以來,美國對外資收購或投資有著非常嚴格的限制:
一是嚴格限制外資控制美國高新技術公司,避免因外商控制美國高科技公司而削弱美國的技術實力和國防能力。

二是限制外資控制關係美國國家安全、國計民生或公共利益有關的行業。

三是限制外資的市場控制,防止外資對美國民族品牌的控制,防止外資對某地區內骨幹企業的過度並購而造成對某些關鍵行業和地區的市場壟斷。

四是限制外資的環境破壞,防止外資進入的同時將高污染、高能耗的產業轉移到美國。

正是美國政府對於外資有各種條條框框的限制,使中資很難收購到在行業內技術上和商業上處於優勢地位的高科技公司。

臺灣防堵中國半導體步步進逼
中國崛起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此一進展固然可觀,但深入探討可知,其國力之強大系建立在龐大人口紅利與低毛利、低技術、高耗能的產業之上,高端產業仍處於萌芽階段,經濟體質虛弱。而後起的新興國家,特別是東協與南亞諸國正以同樣的發展優勢急起直追,令中國備感前後夾擊的威脅。

因此扶植產業的轉型與創新,成為中國確保經濟成長的重要政策;而半導體為科技之母,中國為科技產品最大生產國,每年使用的半導體產品逾二千億美元,卻多數依賴進口,因此促進半導體產業的發展,成為中國「十三五」計畫的政策重點,擬以龐大的政府資金支援企業對外購並、大量興建晶圓廠、高薪挖角人才、購買技術等。

中國半導體的大躍進,首先是對全球半導體重要企業大肆購並,已引起歐盟美國等國的戒心,展開防堵。其中,德國在其工業機器人製造大廠庫卡被中國家電廠收購後,開始緊縮外資購並法規,未來德國政府無須經過國會同意,即可針對此類購併案進行調查,將可有效阻止關鍵技術外流。

法國總統馬克宏日前也在歐洲峰會上建議歐盟設置體制防堵中資購並關鍵產業。而德國、法國、義大利更致信歐盟執委,敦促歐盟授予各成員國法律基礎,讓歐盟各國政府能行使否決權,以阻擋中資對歐洲敏感高科技產業的收購。最近日本東芝記憶體的標售,即充分體現歐美日聯手防堵中資的氛圍與默契。

事實上,中國半導體出獵的對象,更落在臺灣。臺灣是全球半導體產業重鎮,從IC設計、晶圓製造、封裝測試均居重要位置。其中,晶圓代工與封裝測試市占率為全球第一,IC設計為全球第二。去年半導體產值高達二兆三千多億元,撐起臺灣經濟的半邊天。近來臺灣景氣回升,受益於製造業與出口之強勁成長,其中半導體更是居功厥偉。

如此優質表現,自然成為意圖在半導體產業大躍進的中國覬覦的獵物。前年底負有中國購並半導體任務的紫光集團獅子大開口,想要一舉收購矽品、力成、南茂各二十五%股權,即是最好的例證。

而半導體產業中一些優秀的技術與經理人才之所以甘於投向中國,替中國開疆辟土,重要原因也在於臺灣近年陷入停滯,產業環境惡化,不但薪資無法成長,股票分紅製度亦在稅制的束縛下,不再具有吸引人才的誘因。反觀剛起步的中國半導體產業,在這些人眼中似乎具有無窮的發展空間,若中國再以高薪厚利誘之,彼等出走中國,似乎成為無奈卻必然的結果。

半導體產業是臺灣經濟的重要支柱,而中國發展半導體的強烈企圖,亦令人印象深刻;雙方實力消長呈現零和的競爭關係,臺灣絕不能幼稚地認為幫助中國半導體茁壯就是幫助自己。幸而,半導體是高端科技,並非土豪式砸錢就可以搞起來,因此,今天中國半導體能夠成為歐美日等先進國家與臺灣的強大威脅,其實是這些國家過去輕忽中國購並所造成的惡果。但歐美日已經徹底醒悟,開始對中資購並築起堅固的圍牆,而臺灣的人才、技術流失到中國最多,執政者如何有效防範中資的進逼,應是發展經濟過程中的重要課題。
相關檔案下載:徵展函及報名表
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 字體大小: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