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字體大小 文章分享-Facebook 文章分享-Plurk 文章分享-Twitter
中國大陸多個省市上調最低工資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

中新網公眾號統計顯示,中國大陸多個省市已經上調2017年的最低工資標準。截止7月15日,上海、天津、江蘇、山東等11個省市及深圳上調最低工資標準,其中,北京將在2017年9月調整。數據顯示,地方政府上調最低工資的步伐有所放慢,漲幅已經出現回落。

調整後,月最低工資標準超過2,000元的省份增加到3個,即上海、天津、北京,上海的最低工資標準最高,達2,300元。同時,作為一線城市,深圳的最低工資標準一直居首位,早在2015年,深圳的最低工資標準就已經達2,030元,2017年則上調至2,130元,超過天津和北京,僅次於上海。最低工資最高的前3個省市,上海市2,300元、天津市2,050元、北京市2,000元。

統計顯示,各省市最低工資標準相差較大。最低工資較高的地區,多為沿海經濟發達地帶,根據排名,上海、天津、北京、廣東、江蘇分列第1至5位。西南、西北、東北等地區的工資標準較低,西藏和廣西排名居末,廣西第四梯次最低工資僅為1,000元,不及上海的二分之一,成為大陸工資標準最低的地區。

雖然2017年上半年有11個省市和深圳上調最低工資,在數量上超過2016年全年,但總體漲幅較低,例如,北京2017年最低工資的上調幅度僅約為5.8%。

中國大陸社科院社會學所研究院唐鈞表示,最低工資標準上調幅度降低,主要與近幾年經濟成長放緩有關。渠認為,宏觀經濟成長有所放緩、各地物價的漲幅也較為平穩,是最低工資漲幅回落的主要原因。
除受經濟成長影響外,大陸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總經濟師徐洪才還認為,推動企業降成本也是重要原因,對勞動密集型產業會有一定影響。對於未來,唐鈞表示,最低工資標準的漲幅可能不會太快。徐洪才則表示,最低工資水平總體上漲的趨勢不會變,但漲幅也要「量力而行」,漲速太快,肯定會影響企業的積極性,不論是最低工資標準,還是社會整體工資水平,漲幅都要與經濟成長相適應。(完)

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 字體大小: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