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字體大小 文章分享-Facebook 文章分享-Plurk 文章分享-Twitter
南向不是高薪保證,能力稀缺性才是關鍵
數位時代陳維邦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

台灣就業環境不佳,人人都在鼓勵年輕人往外走,但現在究竟是不是南向的好時機?筆者認為除了要不斷提升自身專業價值,也要看準各國市場的人才需求,他認為台灣人才只要願意出去闖,一定有機會得到更開闊的職涯舞台。

政府、企業、媒體都在鼓勵年輕人南向,因為台灣薪資不成長,很多人說要往外走才有機會,薪水可以幾倍幾倍成長等等。但我必須點出一個比較殘酷的事實:南向對於年輕人來說,不一定就能夠找到高薪高職的工作。原因是,你並沒有辦法提供更高的價值。做為一個年輕的台灣大學畢業生,你會比本地的大學畢業生更多的價值也許是你的英文更好、願意吃苦、願意學習等等。但是在當地的薪資水平本就不高的情況下,實在不太可能立刻就找到高薪高職的工作,這是現在大部分媒體沒有去呈現的事實。

對於台灣的年輕人來說,南向當然可以是一個積累,只是要累積對方向。比如說在未來有高增長性的行業中,你提早進去做了一些關鍵的崗位,你經歷過別人沒有經歷過,而別人後來又需要的東西,那麼你就成為稀缺人才。這跟東西南北向就沒有太大的關係,其實在哪裡都一樣,重點是經驗和能力的稀缺性。

舉例來說,能說中英文、能打理國際市場生意就是一個稀缺的能力,擁有這樣的能力就有高薪的機會。

話說回來,台灣人才南進到底有沒有機會?這個問題本身應該把它拆解成兩個層面:第一,如果有機會都是些什麼機會?哪些行業對人才開始有需求?然後第二就必須思考,這些行業裡的人才供給為什麼會不夠?

抓住東南亞消費升級浪潮

我認為這波的南向離年輕人最近的機會在於台商,台商去拓展東南亞市場需要一群台灣幹部。因為比較忠誠,語言文化各方面比較通,管理起來也比較方便。我自己在東南亞這麼多年,我認為東南亞人才匱乏的情況還是蠻嚴重的。尤其這兩年他們開始面臨消費升級的階段。因為製造業開始發達,當地的GDP開始往上走,也就是說消費能力再往上提升,其實就有點像過去幾十年在中國發生的事情。慢慢的在這些地方會有一波新的中產階級出現,持續催生當地的消費升級,因為大家有了錢就要花,服務業的佔比就會上升。

台商的機會又可以看成兩部分,一個部分是製造業類型的台商,另外一個就是服務業類型的台商,這兩類的台商的都會大量的利用台灣年輕人才做幹部或培訓幹部。但是我們應該要更加著眼於未來性,也不要把眼界限制在台商,因為台商很多都是成本導向,會收縮成本來壓榨出利潤,所以薪資福利方面其實不一定好。

搭上中國網路公司出海浪潮

所以進一步應該看未來更好的機會,想想東協國家有哪些人會去投資發展?接下來會比較兇猛的會是中資,中資都在佈局南向,比台資來得更威猛。以我們所在的互聯網行業來說,阿里UC在雙印(印度、印尼)都有很深厚的佈局。另外還有許許多多的中國出海公司,例如快手就到印尼設點,做東南亞的短視頻的App叫「kwai」。還有像是Bigo,在印尼、泰國還有印度,都做了Bigo live直播軟體。

這類中資企業也是台灣人南向的另一種機會,因為他們需要能做海外商務、又能用中文跟總部對接的人才,這算是第三類型的機會:互聯網產業。包括金融科技(FinTech)在東南亞會有一波起飛的機,例如P2P貸款、個人信用建立等等,當地其實絕大多數人是沒有信用卡的,甚至很多人是銀行卡都沒有,所以他的消費記錄沒有被數字化的紀錄下來,這一波科技革新就會直接跳級到了手機上面去進行,包括借貸、購買,FinTech相關會有很多投資進到東南亞。

另外比如說電商,在印尼也非常盛行,因為他們的實體零售不夠好,很多東西透過電商來購買的體驗比去實體的體驗更好,所以這方面的機會也是有的。

說完了機會,那如果你想抓住這一波東南亞的機會需要甚麼樣的能力呢?當地語言能力倒是其次,如果你是制訂策略面的主管階級,英文能力是更重要的,面對面口語溝通、寫英文報告的能力都是基本。再來就是要有強大的學習能力,且不能有任何的成見。這其實就跟十幾年前去中國一樣,現在的東南亞發展階段跟十幾年前的中國其實並沒有太大的不一樣。那台灣人優秀的基本教育水平又成為我們去攻東南亞的一個優勢,人也更勤勞、願意打拼。所以只要願意去闖,選擇成長中的行業和自己喜歡的行業,機會還是很多的。

說直接一點,我的建議是如果能找到陸資的機會就不要放過。那怎麼找呢?一般來說如果是有一些經驗的年輕人,其實都可以透過獵頭去找。如果你是專業能力很好的工程師,就算只有三年經驗都會有人挖,在中國來說獵頭不是像台灣一樣,要有十年以上工作經驗才會有人找的事情。

台灣人出去闖,舞台更寬闊

回頭來看台灣接下來在整個亞洲的定位,其實我很悲觀,因為台灣的政府對於引進外部的勞動力、各種勞動法規都是落後的,而且是很封閉的。我們擔心外來人搶工作,所以很保守,但是實際上在行業裡你會知道,工作這件事並不一定是少一個人來搶就多一個缺,關鍵是一旦經濟往上增長,工作就會變多。所以來更多的外國人其實都無所謂的,重點是產業要發展要成長。不然台灣基本上跟東協國家沒有真正的大交流,可以說是處在自我封閉的世界,台灣在東協經濟體基本上是沒有任何定位的。

說市場,我們像是一個更小更小的日本、韓國。從民族性到社會的結構都非常類似,也都經歷了人口短缺、少子化等現象的,但是我們人口最少,經濟實力最差。但我對台灣人才的優勢還是很樂觀,我認為台灣人才只要願意出去闖,經歷過環境磨練,我們的人才會被各地所吸納,作為優秀的幹部,進一步得到更開闊的職涯舞台,以及更合理的薪酬回報。

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 字體大小: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