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字體大小 文章分享-Facebook 文章分享-Plurk 文章分享-Twitter
庫克MIT畢業演講:機器像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像機器一樣思考
數位時代鈦媒體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

蘋果執行長庫克日前於麻省理工學院畢業典禮上發表演講,他認為科技本身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有時甚至會演變成為問題的一部分。只有將科技與人文和人性結合起來,才能產生正向的結果。

編按:近日,蘋果公司CEO蒂姆·庫克在麻省理工學院的畢業典禮上發表了演講,他呼籲年輕學子們,將科技與價值觀相融合,利用科技力量造福人類。

庫克認為,科技本身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有時甚至會演變成為問題的一部分。只有將科技與人文和人性結合起來,才能產生正向的結果。「如果科技走入黑暗角落的時候,人類就是照亮黑暗的蠟燭,讓我們看清自己身處何方以及前面的危險。」

談及人工智慧是否會替代人類,庫克表示並不擔心。庫克說,他並不擔心人工智慧會讓電腦擁有像人類那樣的思維能力,相反,他擔心的是,人類像電腦那樣思考問題——摒棄同情心和價值觀,並且不計後果。

此外,庫克還談到了蘋果公司對他的影響。他表示,蘋果在他的生命中產生了重要的影響,並讓他找到了人生方向,而在此之前,他經歷了長達15年的迷茫期。

「賈伯斯和蘋果解放了我,讓我全身心投入工作中,擁抱他們的使命,並把它當成我的使命。我該如何服務於人性?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一個課題,也是最重要的一個。當你向著一個比自身更有價值的目標奮鬥時,你就會從中找到意義、找到目標。」

以下是庫克在MIT的演講全文,略經編輯:

麻省理工學院的同學們,你們好!

MIT和蘋果有許多共同點。我們都喜歡攻克難題,追求新想法,尤其是喜歡找到能夠改變世界的偉大創意。我知道,麻省理工擁有惡作劇的自豪傳統,也就是你們所稱的「駭」(hacks)。

在麻省理工學院就讀的這幾年,你們肯定完成了不少非常棒的惡作劇。我永遠想不明白你們是如何把火星漫遊車送到演講廳的。顯然,你們也接管了總統的Twitter帳號,因為在凌晨3點發表那麼多推文只有你們才幹得出來。

能夠出席你們的畢業典禮,我由衷地感到高興。今天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你們有許多值得驕傲的成就。當你離開這裡,開啟人生下一個篇章時,你會捫心自問,「下一步發展方向是什麼?」、「目標是什麼?」、「自己的目標又是什麼?」

老實說,我問過自己相同的問題,花了近15年時間才找到答案。今天,透過分享我的人生旅程,我或許能夠幫助你們節省一些尋找答案的時間。

我的困惑很早就已經出現。上高中時,當我以為能夠回答那個老生常談的問題——你長大了想做什麼——時,我就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標。但其實不然。上大學時,我曾以為自己知道想學什麼專業就找到了目標。也不完全如此。在我找到一份好工作,認為自己只需要幾次晉升後,我又有了這樣的想法,但都不對。

我不斷安慰自己:謎團即將解開,就在不久之後。但這些都不奏效。這讓我傷心欲絕。我把自己的一半精力放在了奮鬥爭取下一個成就上,另一半精力則在不斷問自己,「一切就這樣了嗎?」

於是,我到杜克大學讀研究所尋找答案。我嘗試過冥想,從宗教中尋找指引,讀了許多偉大哲學家和作家的書。在那個年少輕狂的年齡,我甚至還嘗試過使用Windows PC,但顯然它無法為我解惑。

經過了無數次迂迴曲折後,我的這顆搜尋答案的心終於在20年前把我帶到了蘋果公司。那時,蘋果瀕臨倒閉。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剛剛重返蘋果,並推出了「非同凡想」廣告宣傳活動。他想驅動著那些瘋狂者、厭世者、叛逆者、麻煩製造者做出最好的產品。賈伯斯知道,只要我們能夠做到這些,我們就能真正改變世界。

在加入蘋果之前,我從未遇到過這麼有激情的領導者,也沒有碰過一家公司有如此清晰並且難以抗拒的目標:為人性服務。就這麼簡單——為人性服務。

就在那一刻,經過了15年的苦苦搜尋後,我恍然大悟。我終於找到了人生方向,那就是與一家把更高目標與具有挑戰性、尖端工作融合在一起的公司共同奮鬥,與一位相信新科技會改變未來世界的領導者並肩作戰,追隨自己的內心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當然,那時的我還沒有領悟一切,只是對移除這個心理負擔感到高興。但是回過頭來看,一切變得明朗。如果我供職的公司沒有一個清晰的目標,那麼我也就不會找到自己的目標。

賈伯斯和蘋果解放了我,讓我全身心投入工作中,擁抱他們的使命,並把它當成我的使命。我該如何服務於人性?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一個課題,也是最重要的一個。當你向著一個比自身更有價值的目標奮鬥時,你就會從中找到意義,找到目標。因此,我希望你們今天能夠帶上這個問題:該如何服務於人性?

好消息是,你們今天正處在一個非常好的發展軌道上。在麻省理工學院,你們已經了解到科技在推動世界發展上發揮了多大的作用。得益於在這裡實現的發明成果,數十億人的生活因此變得更健康,更具價值,也更有意義。

如果我們要去解決當前世界面臨的一些最為艱鉅的挑戰——從癌症、氣候變化到教育不平等——科技會幫助我們實現這一目標。但是,科技本身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有時甚至會演變成為問題的一部分。

去年,我有幸見到了教宗,這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一次會面。他花在貧民窟慰問不幸之人的時間,超過了與國家元首會面的時間。這可能讓你們感到驚訝,他對科技的了解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程度。對我來說,有一點很明顯,那就是教宗對科技有過深層次的思考——無論是它的機遇和風險,還是道德層面。

在那次會面中,他告訴我,他一直在宣揚一個我們蘋果非常關心的議題。但他從一種深遠的新視角來表達我們共同的關切:人類對科技的掌控力從未如現在這般大,但沒有任何東西能確保科技會得到明智地使用。

今天,科技已經融入我們日常生活的各方面,而且大部分時間都是一種積極的推動力量。但是,科技的潛在負面效應正在更為快速地擴散,也變得越來越具威脅。它對安全、隱私、新聞和社交媒體的威脅不利於社會發展。

有時,科技可以在不同的人之間建立起聯繫,可以完成一些偉大的事情,但它並不想要去實現這種目標,不想做任何事情。科技的負面效應對我們所有人都構成威脅,奪去了我們的價值以及我們對家庭、鄰居和社會的承諾,奪去了我們的愛美之心,奪去了我們對所有信仰都存在相互聯繫的篤信,奪去了我們的尊嚴和友善。

我不擔心人工智慧讓電腦像人類一樣思考問題,我更擔心的是人類像電腦那樣思考問題——摒棄同情心和價值觀,並且不計後果。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希望你們可以幫助我們預防這樣的事情發生。因為如果科技走入黑暗角落的時候,人類就是照亮黑暗的蠟燭,讓我們看清自己身處何方以及前面的危險。

史蒂夫曾經說過,光有科技是不夠的,科技要與人文和人性結合,才能產生讓我們的心為之歌唱的結果。當你讓人處於你所做一切事情的中心位置時,就可以產生巨大的影響。

這意味著,iPhone可以讓盲人參加馬拉松比賽,讓Apple Watch可以在患者心臟病發作前捕捉到異常情況,讓iPad幫助自閉症兒童重新建立與世界的聯繫。簡而言之,這意味著科技必須與價值觀相融合,給每個人帶來積極的進展。

無論你們一生當中做什麼,無論我們在蘋果做什麼,我們都必須把它與我們每個人與生俱來的人性融為一體。這是一份巨大的責任,但機遇同樣也是巨大的。我之所以充滿樂觀,是因為我相信你們這一代人,相信你們的熱情以及你們服務人類的旅程。

我們如今都在指望著你們。外面的世界有那麼多東西會讓你們變得憤世嫉俗。網路賦予了我們太多的能力,讓我們能做很多事情,但是它恐怕還是一個基本的行為準則被無視、褊狹和消極情緒滋生的地方。

不要讓那種不和諧的聲音擾亂你們的正常軌道。不要陷入瑣碎的生活不可自拔。不要任憑巨魔的擺佈,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們千萬不要成為那樣的人。衡量你們對人類社會的貢獻大小,不在於你們多受歡迎,而在於你們所觸及的生活;不在於你們的地位高低,而在於你們服務的人群。

我發現,只有在自己不再總是糾結於別人對我的看法的時候,我的生活才更有意義。你會發現你自己也是如此。始終專注於真正重要的東西。有的時候,你服務人類社會的決心會受到考驗,要有心理準備。有些人會想要讓你相信,為了事業的發展,你不應該去做到感同身受。不要接受這種錯誤的觀點。

在幾年前的一次股東大會上,有人對蘋果在環境方面的投資和專注提出了質疑。他想要我做出某種承諾,蘋果只會去投資那些投資回報率高的綠色專案。

我努力以得體的方式做出回答。我告訴他,蘋果做了很多不以投資回報率(ROI)為衡量標準的事情,比如向殘疾人提供輔助功能。我們之所以做這樣的事情,是因為這些都是合適的,保護環境就是一個典型例證。但他仍然抓住這個問題不放,我馬上火冒三丈。我告訴他,「如果你無法認同我們的立場,就不該持有蘋果股票。」

當你們相信自己的事業是有益社會的,就要有勇氣去維護這種立場。如果你們看到什麼問題或是不公平的事情,要知道除了你之外,沒有任何人能解決。正如你們今天所做的,要用你們的思想、雙手和心靈去創建比你們自己更強大的東西。你們始終要牢記,沒有比這更宏偉的想法了。

正如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所說,「所有生命都是相互聯繫的。我們被綁在一起,同命運共呼吸。」如果你們把這個想法放在自己所做一切事情的最前面,如果你選擇在科技和服務人群之間的交匯點過自己的生活,如果你努力去創造最好的東西,給予最好的東西,為每個人而不是某些人提供最好的服務,那麼今天人類對未來也就有了更多的期許。

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 字體大小: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