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字體大小 文章分享-Facebook 文章分享-Plurk 文章分享-Twitter
真實世界的搜尋引擎?微軟新認知技術要讓一切都可以被識別和「搜索」
數位時代 PingWest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

 

讓真實世界像數位世界一樣,可索引、可搜索、可查詢、可程式設計和可互動,正是微軟正在做的事情。

我們對搜尋引擎都很熟悉了,但如果我告訴你,有一個系統可以像搜尋引擎索引數位資訊和內容一樣,對真實世界裡的環境、物體和人進行索引,讓你可以搜尋它們……你相信嗎?

想像這樣一個場景:

你今天在公司的三個會議室開了五個會,到下班時卻突然忘記手機丟在哪間會議室裡了。如果你可以在電腦上打開一個介面,對聊天機器人說:「我的手機在哪裡?」它就能幫你找到,打開那個會議室的攝影鏡頭,看到裡面現在有沒有人。

當然,如果它還可以調取會議室的記錄,讓你查看是否有人曾經動過你的手機,就更棒了。

甚至可以更進一步:

假設你是公司的CEO,你可以提前在公司的辦公系統裡記錄你的手機、平板電腦和筆記本電腦,然後設置一個政策:如果有其他人靠近你的閒置裝置,立刻向你的活躍裝置推送一條通知;如果有人拿起或者開始操作你的裝置,你的所有裝置都會響起警報,公司IT部門也會得到通知⋯⋯

是不是很神奇?

讓真實世界像數位世界一樣,可索引、可搜尋、可查詢、可程式設計和可互動(有點像IFTTT的邏輯),正是微軟正在做的事情。今天在西雅圖舉行的Build 2017開發者大會上,該公司CEO薩提亞·納德拉宣布了一項名為AI for Workspace Safety的新技術,旨在幫助企業客戶更好地對工作環境,特別是那些高安全級別、高危險的工作環境、資產和人員進行管理。

AI for Workplace Safety目前仍處於早期測試階段。它的核心是微軟的認知服務(Cognitive Services),以電腦視覺為主。微軟在Build上展示了一個建築產業的場景:

PingWest

透過調取微軟的認知服務-電腦視覺API,工地現場的攝影鏡頭每秒可以進行2,700萬次掃描,識別環境中的:1、記錄在冊的建築工具;2、記錄未記錄在冊的人員。識別結果將會是可搜索的,微軟的演示者在一個demo聊天軟體裡輸入「鑿岩機(jackhammer)在哪裡?」系統立刻回覆她「在地上」(下圖)。

PingWest

過了一會,系統又發現了操作人員使用完鑿岩機後沒有正確地將機器放到原處,於是發出了報警,告知了具體操作人員:

PingWest

微軟還展示了怎樣透過簡單的對話介面去管理員工權限:一名未授權人員進入了房間,攝影鏡頭透過人臉識別發現了這一情況,立刻記錄了數十張照片,向監工發出報警。查看照片後,監工確認她是今天剛加入團隊的新工人,透過一個對話框,很快就完成了新員工的信息錄入和權限部署:「設定Alice為只可以使用本房間內的工具。」

PingWest

在另一個場景裡,一位叉車司機在操作叉車時不小心推倒了一個液體罐,導致液體洩漏,但因為現場噪音和氣味複雜而沒有發現。系統在掃描畫面時發現了這個異樣,立刻向監工發出警報,問題很快被解決,避免了進一步的污染情況出現。

在西方國家,絕大部分建築工地都會安裝攝影鏡頭。過去,攝影鏡頭的畫面會連接到工地的管理處;現在,很多攝影鏡頭都連網了,讓更先進的建築公司可以遠程管理工地的情況。微軟的這項技術建立在這一基礎上,但實現這些從未見過功能的,其實是微軟的後端人工智慧,結合了電腦視覺和微軟的雲端軟體堆棧 AzureStack。你可以理解為,認知服務就是新的爬蟲,讓現實世界中的物體可以被索引、搜索和互動。

微軟認知服務最早出現在兩年前。當時微軟在自己的伺服器裡部署了一些訓練好的人工智慧API,提供給任何第三方開發者使用。如果你對那個曾經很火的猜年齡應用How-Old.Net有印象,它其實就是微軟為了推廣認知服務,利用其中的人臉識別API開發的一個應用場景。到目前,認知服務已經涵蓋了電腦視覺、語音識別、語音處理、知識結構和搜索5個領域共29個API——如果任何人想開發帶有人工智慧功能的應用、服務,那麼認知服務可以說是最適合被拿來搭建的「積木」,人工智慧界的「樂高」。

去年年底,微軟整合了一些產品部門和團隊以及微軟研究院,成立了新的「人工智慧和微軟研究事業部」,由微軟研究院創始成員,該公司全球執行副總裁沈向洋博士領導。今年一月,在接受PingWest品玩專訪時,沈向洋透露新事業部有一個(很激進的)小目標:3-5年內實現每年貢獻一百億美元收入。從AI for Workplace Safety來看,只用不到半年的時間,微軟已經用現有人工智慧技術找到了賺錢的市場——企業級市場,或者更具體一點,工業。

PingWest

沈向洋在Build 2017上對媒體表示,微軟很注重人工智慧的科技研發,「我是做科技研發出身的,做的很開心,結果被鮑爾默趕出來做產品。」鮑爾默是微軟前CEO。

玩笑之餘,他也表示微軟對於人工智慧技術的商業化也十分看重。他指出新事業部的商業邏輯有兩個:1、思考人工智慧可以和什麼產業結合,甚至顛覆這些產業;2、以微軟的技術,能夠創造哪些新的「10億元級別」生意。 「但我要明確的是,微軟從來不認為人工智慧需要取代人類,我們思考的是怎樣用它去增強人類已有的能力,幫助我們獲得更強的生產力。」沈向洋說。

在今天的Build 2017的主題演講中,微軟CEO納德拉比較隱晦地提出了一件在PingWest品玩看來其實很重要的事:微軟的新口號。

PingWest

沒錯,聽上去「行動為先、雲端為先」(Mobile first, cloud first) 已經到了退出歷史舞台的時候了,而新的口號將會是「智慧雲端和邊緣運算」(Intelligent Cloud. Intelligent Edge) 。

提出這一新口號的背景,是人工智慧和運算技術的發展,正在將商業推向蒸汽機、信息技術之後的又一次重大模式轉變 (paradigm shift)。對於微軟而言,口號演變的背後是人工智慧科技的應用越來越頻繁,出現在包括Windows、Office 365和Azure等重要產品中,可預見某天會成為所有微軟產品的後端技術。與此同時,人工智慧和科技研發事業部在微軟的重要性正不斷提高,貢獻更多的收入,創造新的商業模式。AI for Workplace Safety就是這一趨勢的一個很好的案例。

「若干年後,很難想像任何技術的背後沒有人工智慧的影子⋯⋯」沈向洋在一篇部落格文章中提到,「人工智慧擁有無窮的潛力,它有能力顛覆任何現有的垂直產業,比如銀行或者零售業,還有任何單一的業務流程,比如銷售、市場或者人力資源和獵頭。」

他認為,儘管電腦視覺和自然語言理解技術都已經比較先進,但電腦目前尚不能對現實世界形成一個可靠和完整的認知。像AI for Workplace Safety 這樣對現實世界進行初步的索引和建模,似乎是一個靠譜的思路——更別提它的商業前景似乎也不錯。

另一件納德拉和沈向洋都提到的事情,是人工智慧的道德問題。

事實上,AI for Workplace Safety在看起來很高科技和高效率的同時,也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它在道德方面的弱點:在你工作的時候,如果總有一個人或者電腦在觀察著你的一舉一動,矯正每一件你沒做好的事情⋯⋯想想是滿恐怖的。這種感覺其實很像最近在北美上映的「科技驚悚電影」《The Circle》的劇情。電影裡,科技公司Circle開發了一種微型攝像機,可以被藏到世界的每個角落,每一個人,甚至包括Circle的員工,都處於公司的監視之下,讓人聯想起喬治·奧威爾的著作《1984》裡的設定。

PingWest

《The Circle》嘗試說清楚的議題,確實有討論的必要:毫無疑問,有一天電腦視覺會被普及到世界的每個角落,當每一台攝影鏡頭每秒都可以掃描和識別2,700萬次,每一支麥克風都能隨時開啟、隨時傾聽,每一個人的每一個舉動都被暴露在一個系統的管理之下,每一條記錄都被保留在某個「黑盒子」裡——數據獲取和個人/公共隱私之間的邊界,到底應該如何劃定?

在主題演講中,納德拉展示了《1984》的封面,並指出:「我們需要為自己創造的技術、自己開發的演算法負責。我確實認為,我們需要自己努力,不讓那些反烏托邦式的情境發生。」沈向洋則透露,由人工智慧和科研事業部牽頭,微軟已經在內部成立了一個人工智慧道德委員會,所有產品和業務部門都會派出自己的代表。該委員會的使命是推出一個指導原則,並監督公司所有部門在權衡道德、設計和發表產品時都遵守這個原則。

不知道這個原則的具體尺度怎麼樣。但我希望未來我在工作的時候,如果在廁所多待了一分鐘,我的老闆不會收到什麼通知⋯⋯

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 字體大小: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