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字體大小 文章分享-Facebook 文章分享-Plurk 文章分享-Twitter
民調顯示75%的人恐懼自動駕駛 但有人說這沒參考價值?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
你關心自動駕駛汽車嗎?如果你是一名人工智慧專家,你很有可能會有某種程度上的關注,因為目前自動駕駛汽車領域的人工智慧正在如火如荼地展開。

對於那些瞄準自動駕駛汽車市場的人工智慧開發者來說,收益將是巨大的。曾經,這些辛苦耕耘自動駕駛汽車技術的研究人員總是藏在大學實驗室的地下室裡,但如今卻將創造出最具顛覆性的技術突破。汽車製造商們正忙著趕上這一波金熱。我之前的專欄已經很好地記錄了自動駕駛汽車技術對商業、社會、政治和生活方式的未來影響。

大眾關心自動駕駛汽車嗎?如果的確如此,那麼他們對自動駕駛汽車有何瞭解?或者說,他們認為自己知道什麼呢?公眾對自動駕駛汽車的見解,很大程度上源於真實新聞和虛假消息的結合。公眾可以看到自動駕駛汽車領域正在發生的事情,這些報導偶爾會見諸報端。

還記得小時候假裝閉眼,然後忽然睜開眼睛去看發生了什麼,然後再試圖通過看到的這些小片段拼湊出真實的情況嗎?這和今天公眾所做的如出一轍。最近的民意調查正在試圖弄清楚公眾對於自動駕駛汽車的看法。似乎我們每週都會看到一項新的民意調查。在某些情況下,這些調查會通過把自動駕駛汽車描述為“善良的救世主”或“邪惡的末日者”來左右投票。你可以通過你對問題的特定描述來讓公眾朝著一個特定的方向前進。

這與政治選舉的民調結果類似。如果我問你是否支持詹姆斯史密斯擔任總統,我會用一種相對中立的方式來組織這個問題。如果我問你,你是否支持滿嘴謊話、善於欺騙、偷偷摸摸的詹姆斯史密斯當選總統,我就把這個問題帶到了一個可能會讓你選擇“不”的方向上。我也許會問你,你是否想要那個勇敢可敬的英雄詹姆斯史密斯當上總統,你會轉頭說“是”。當然,有些受調查者已經有了預先確定的觀點,和這個問題的措辭無關。但是對於那些不知情的人,會被這個問題的措辭所操縱。

我之所以告訴你這方面的原因,是因為我想讓你用一種客觀的態度來衡量自動駕駛汽車的公眾調查結果。一個宣稱公眾渴望擁有自動駕駛汽車的新聞標題可能會有一定的偏見,它或許會問人們是否想要一輛能夠拯救生命、減少污染物的自動駕駛汽車。誰能不同意這種問題呢?持否定意見的人肯定不是很多。另一方面,如果調查問你是否想讓自動駕駛汽車危及人類生命、進行魯莽駕駛、帶領我們走向人工智慧統治世界的未來,我敢打賭,大多數人會堅持他們不希望自動駕駛汽車的到來。

調查設計者的欺騙行為和調查聲稱要做或說的其他事情一樣,也是調查的一部分。至關重要的不僅僅是調查設計,認清調查的對像是誰同樣如此。如果我對研究人員和人工智慧專家進行一項關於自動駕駛汽車的調查,其結論肯定不同于高中的青少年。在1936年的總統選舉中,有一個關於受調查者選擇問題的著名案例。一份名為《文學文摘》的流行雜誌對240萬美國人進行了抽樣調查,然後預測哪位候選人將贏得總統大選。
 
事實證明,文學文摘的預測完全是錯誤的,這讓人大跌眼鏡,因為這是有史以來全國範圍最大規模的調查之一。
他們怎麼會做錯了?他們通過查閱自己的訂閱用戶和電話號碼簿來選擇受調查者,其中主要是更高收入的白人。這就是所謂的選擇性偏差。他們還列出了一份包含1000萬個名字的名單,但真正對調查做出反應的人只有240萬人。這是一種典型的“非回應性偏見”,即只有那些做出回應的人表明了觀點,而其他數百萬沒有回應的人,我們並不知道他們的觀點是什麼。

因此對於你所看到的自動駕駛汽車調查,要小心謹慎。一些民意調查是由專業的調查專家完成的,他們知道如何正確地設計和開展一項調查。對於這類民意調查,我認為我們可以接受他們的調查結果。而其他一些民意調查是由一些完全不知道如何正確做民意調查的人實施的,其結果應該被認為是非常可疑的。也有一些民意調查想要得到一個特定的答案,因此這些民意調查機構將會有意地組織問題措辭並有針對性地選擇受訪者,以得到他們想要的結果。

如果你是一個抨擊自動駕駛汽車技術的組織,你可以輕鬆地創建一項民意調查,從而獲得自己想要的公眾調查結果。相反,如果你是一個組織, 希望公眾認為自動駕駛汽車是必不可少的,那麼你就可以通過開發相應的調查方式來得到相應的回饋。

讓我們來看看最近進行的一項具體調查,其由美國汽車協會(AAA)運作,並獲得了中國外的關注。美國汽車協會是一個為消費者提供各種汽車相關服務的知名組織。它的非官方稱呼是“AAA”,主要由北美各地的汽車俱樂部組成,擁有約5到6千萬會員,其客群相當龐大。除了提供路邊援助,美國汽車協會還提供各種形式的旅行、汽車保險、旅遊資訊,以及諸如此類的服務。

正如你可能猜測的那樣,該組織與自動駕駛汽車也有很大的利害關係。現在,他們的大部分會員都是司機。這一點很重要,因為美國汽車協會的麵包和黃油是與司機相關的。如果自動駕駛汽車時代到來,開車的人數減少了,那麼可能會對AAA的生存和發展產生巨大的影響。一些人認為,美國汽車協會將不得不從根本上改變自身,以適應以乘客為主的自動駕駛汽車世界。

美國汽車協會在2017年1月進行了一項關於自動駕駛汽車的調查,並在2017年3月發佈了第二階段的調查結果。我希望你已經在思考這些問題是如何組織的,也想知道他們選擇調查誰。正如預先警告的那樣,瞭解這些方面對於解釋調查結果以及判斷受調查者在投票過程中是否有意或無意地存在偏見是至關重要的。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汽車協會隨機選擇了固定電話號碼和手機號碼,這些號碼的主人是1012名在美國大陸生活的成年人(18歲及以上)。我不會在這裡詳細介紹他們的調查方法,或者說敦促你看看美國汽車協會發佈的民意調查,以瞭解調查中的各種假設和限制。美國汽車協會放在顯著位置的調查結果是“發現”75%或四分之三的美國司機說他們害怕乘坐自動駕駛汽車。

我們很容易對這個“發現”吹毛求疵,想要弄清他們如何問了這個問題,使用了何種抽樣選擇。我不準備在這裡打場嘴仗,或者假裝結果是客觀真實的。因此,這意味著什麼?假設你認為自動駕駛汽車是安全的。你對75%的司機都感到恐懼的解釋是,公眾很困惑,他們顯然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也許他們很天真。也許他們會想到像弗蘭肯斯坦這樣的自動駕駛汽車技術,所以他們對自動駕駛汽車的看法是錯誤的。

科學家們經常發現,公眾認識往往會滯後於科學突破,可能會猶豫是否要接受新的創新。假設你認為自動駕駛汽車並不安全。你對75%結果的解釋是,美國的司機非常精明,他們知道自己應該對自動駕駛汽車保持警惕。不管這些人是清楚自己在說什麼,還是只是基於一種預感,他們的觀點是正確的。這可以用來促使自動駕駛汽車製造商更加關注自動駕駛汽車的安全問題。它還讓政客們能夠對自動駕駛汽車實施監管,他們可以舉證因為公眾輿論認為自動駕駛汽車是不安全的,他們可以這麼做。

還有一些你可能會感興趣的額外結果,或許也會讓你感到熱血沸騰,這取決於你對自動駕駛汽車技術的立場。調查顯示,女性對於乘坐自動駕駛汽車往往比男性更恐懼(85%的女性對比69%的男性)。有人可能會說,這是因為女性更害怕機械的東西(對你來說,這是一種排斥女性的觀點)。有些人可能會說,女性更開明,更不願意盲目相信這些自動駕駛汽車是安全的(男性對於自己的冒險行為會不加思索)。
 
調查還顯示,如果你把受訪者劃分為千禧一代(年齡在18-36歲)、迷茫一代(年齡為37-52歲)以及戰後嬰兒潮(年齡在53-71歲),那麼對自動駕駛汽車的恐懼比例高低依次是戰後嬰兒潮(85%),然後是迷茫一代(75%),然後是千禧一代(73%)。我們可能會有年齡歧視,宣稱老年人“不會接受”新技術,而年輕人則會這樣做。

但另一方面一些人可能會說,長者們更有智慧,他們經歷過很多被過度炒作的技術,結果卻比我們被告知的還要糟糕。如果你是一名自動駕駛汽車製造商,如果你相信這項調查,那麼你需要做點什麼來讓公眾相信自動駕駛汽車。我想,你可以通過讓一些名人在自動駕駛汽車領域四處走動,來提升人們對自動駕駛汽車的信心。你可以做一場行銷活動,宣傳人類駕駛的不安全,從而讓公眾從事實上接受,自動駕駛汽車更安全。
諸如此類。該調查還提出了另一個問題,當自動駕駛汽車與有人駕駛汽車都上路行駛時,人類司機是否對自動駕駛汽車感到安全。現在,你幾乎可以假設,如果75%的人在自動駕駛汽車裡都感到不安全,他們肯定也不會覺得其他自動駕駛汽車會更安全。事實上,你或許會認為,更多人會說他們不相信自動駕駛汽車會與有人駕駛汽車混在一起。好吧,你錯了。結果顯示,只有約一半或54%的人表示,與自動駕駛汽車共用道路會讓他們感覺不安全。我想這其中的邏輯一定是,作為一名駕駛汽車的人類駕駛員,你可以避開附近不安全的自動駕駛汽車,但如果你實際上是在一輛自動駕駛汽車裡,那麼你就會被困在這種不安全的技術之中。或者類似於此。

我將談到的最後一件事,是關於公眾如何看待自動駕駛汽車中自動駕駛系統的本質。該調查顯示,大約有八成受訪者表示,雖然提供自動駕駛系統的汽車製造商不同,但他們希望自動駕駛系統能夠以同樣的方式運行(81%的人這麼說)。這不僅僅是自動駕駛汽車本身的問題,因為這個問題定義了包括車道保持、自我調整巡航控制、自動停車、自動緊急制動等功能的自動駕駛系統。毫無疑問,人們希望這些功能在不同汽車製造商的不同車型上保持一致。

我已經寫過關於這方面的內容,首先我們將看到能夠應用自動駕駛汽車技術的汽車製造商將會從市場中脫穎而出。沒有一個花費數十億美元的汽車製造商會喜歡所有自動駕駛汽車都做同樣的事情。相反,他們每個人都想擁有自己的競爭優勢。但對消費者來說,試圖搞清楚一家汽車製造商與另一家汽車製造商之間的對比,那會讓人發瘋。福特的自動駕駛功能是否比豐田公司的自動駕駛能力更好嗎?而且,拋卻汽車製造商的大量廣告,消費者怎麼能確定優劣之分。這樣一來,諸如美國汽車協會這樣的組織將會得到消費者的更多關注,從而幫助他們弄清楚汽車製造商到底在說什麼。

總的來說,這些民意調查很方便,可以通過調查嘗試確定公眾對自動駕駛汽車的看法。請不要僅僅因為與你自己的觀點不謀而合就相信調查結果。動動腦筋,看看調查的設計是初衷什麼,以及受調查者是如何被選中並取得聯繫的。如果調查結果與你的觀點不一致,也不要馬上反對。相反你更應該更仔細地看看它是怎麼做的。

你可能知道有一個關於統計的著名說法,這是英國首相Benjamin Disraeli說的:“世界上有三種謊言:謊言,該死的謊言和統計資料。”對於那些相信自動駕駛汽車未來的人來說,如果我們看到那些看起來過於扭曲、歪曲自動駕駛汽車技術的民意調查,我們需要大聲疾呼。與此同時,我們也不能低估公眾的認知水準,即使在資訊不靈通的情況下,我們應該説明公眾承擔其責任,讓他們正確地瞭解人工智慧和自動駕駛汽車的當前以及未來。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我們很可能會看到公眾的認知在不斷上升和下降,反復波動。或許有一刻愛上了自動駕駛汽車,而下一刻就會推翻這一切。這將是一場關於公眾認知的過山車遊戲。
睜大眼睛,一定要系緊安全帶!
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 字體大小: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