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字體大小 文章分享-Facebook 文章分享-Plurk 文章分享-Twitter
蘋果式生態VS高通式生態 誰更是驅動中國產業發展新動能?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
專利戰,一直是通信行業最常用的商業競爭手段。十幾年來,就沒有消停過。今天,蘋果與高通兩大行業巨頭的專利戰愈演愈烈。從今年1月份開始,雙方的手段都在升級。

有消息稱,高通正在尋求對iPhone在美國的禁售禁進口令。如果成功,蘋果將被阻止在美國市場以外。而因為蘋果單方面“撕毀”合同,暫停向高通繳納專利費,高通近日不得不調低了對第三財季收入的預期。

雖然在通信領域,專利的戰火延綿不斷:HTC曾因輸掉專利官司而一蹶不振,諾基亞因為擁有專利雖然手機業務潰敗依然可以每年穩收專利費,儘管安卓在移動領域替代了微軟的Windows但所有使用安卓的廠商每年也要向微軟交納專利費……

不過,今天不想再就專利本身過多論述,專利授權已經是行業形成並認可的一種模式。懂懂想換一個角度,從生態的角度來對比一下蘋果與高通兩家公司。

當今世界正在步入新一輪科技革命拓展期,顛覆性技術不斷湧現,產業化進程加速推進,新的產業組織形態和商業模式層出不窮,由此而產生的經濟增長的新要素、新動力和新模式不斷壯大。

在新一輪科技變革期,任何企業都無法單獨在所有領域成為領導者,與產業鏈協作才是最佳的途徑。產品創新型的科技巨頭蘋果與核心底層技術創新型巨頭高通,對於產業鏈的帶動效應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方式。

我們先看看蘋果生態:創新的另一面是“霸道”,蘋果成為全宇宙最最最有錢的公司
 
自從約伯斯重返蘋果公司,蘋果的二次崛起一直與創新相伴,而約伯斯也成為這個時代創新的代名詞。同時,中國使用者始終給予蘋果產品極大的熱情,中國是蘋果最重要的市場。但在創新的另一面,“霸道”這個詞也一直與蘋果相隨相伴。

5月7日,蘋果通過官網明確宣佈,在全球市場,所有iOS應用內消費的廣告傭金分成,從7%降低到2.5%。如此大幅的下調分成,蘋果並沒有給出官方理由,而是強硬執行新的“一口價”。

在iOS生態中,蘋果運營著移動內容商店AppStore,提供軟體、遊戲、電影電視、數位圖書、雜誌等海量內容。為了最大限度吸引外部流量,蘋果同時運營著廣告聯盟計畫(iTunes Affiliate Programme),外部網站或者APP,可以放置iOS內容消費的廣告連結,如果民眾點擊產生了消費,則網站獲得傭金分成。蘋果這一次調整就意味著,一個蘋果用戶通過某個網站的廣告連結,購買了某個iOS應用內部的內容,每100美元的消費網站所獲得的傭金將從7.5美元降低到2.5美元,降幅超過達三分之二!如此大幅降低傭金,勢必讓依附iOS生態生存的外部網站和App,感到失望,但卻也無可奈何。

往回倒退十幾天,在中國引起巨大爭議的是微信蘋果版被迫關閉讚賞功能事件。按照蘋果公司的規定,在App Store上線的所有應用,只要涉及“虛擬支付”,必須走蘋果的內部支付通道,即IAP機制。但在微信的使用場景之下的讚賞功能,其支付屬性並不那麼突出。但是,蘋果為維護其生態圈規則的嚴肅和完整,還是逼迫微信關閉了這一廣受歡迎的讚賞功能。

外部網站和微信這類App,都是蘋果生態上的一份子。在這個生態上,蘋果閉環式、強制性的商業模式的弊端開始日益凸顯。為了生態的管理,蘋果有一套自己的管理邏輯,但這套邏輯並不會完全透明公開的告訴開發者。

根據中國App Store排名優化服務平臺ASO100的資料顯示,2017年2月,中國區竟然有超過15萬款應用被下架,僅在2月9日,就有近1.5萬款軟體被下架。在這些被下載的軟體中,不乏一些有一定知名度的應用。

由於在App Store中蘋果扮演著“獨裁者”的角色,對應用軟體行使著生殺予奪的大權。如今,每個月都有超過10萬款應用被下架。對於使用者群龐大的應用程式而言,突然下架會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雖然這其中不乏真正違規的App,但也有大量是因為“不乖”或是與蘋果的利益相衝突,而被封殺的開發者。

北京達曉律師事務所管理合夥人林蔚律師認為,蘋果在運營App Store過程中或存在涉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行為,主要表現在個三方面:第一是拒絕交易,第二就是差別待遇,第三則是搭售。特別是對於利潤分成,蘋果對所有經過其應用商店的收入都要徵收30%的“平臺費”,比例之高令人咂舌。

在蘋果的生態上,還有一類上游供應商。我們知道,蘋果每年賺走全球智慧手機市場90%以上的利潤,那麼作為蘋果的供應商、代工廠,是不是也應該是同行裡利潤最好的企業?據瞭解,蘋果的代工廠的利潤僅在2%-3%水準。近幾年,蘋果為保持自身利潤水準壓榨供應商的消息尤其愈演愈烈。富士康生產一部iPhone只賺3-5美元的消息令人唏噓不已。

與此形成顯明對比的是,蘋果如今是全球最有錢的公司,不僅市值最高,也擁有最多的現金儲備(2750億美元),說它富可敵國一點也不誇張。然而蘋果下游的代工廠常被指為“血汗工廠”。

曾幾何時,為了拉動地方經濟,很多省市地方政府通常會推出大量優惠政策,以吸引富士康等為蘋果代工生產部分的執行單元落戶本地。然而,不斷曝光的蘋果生態事件卻不斷讓人細思極恐。

再看中國市場。根據最新的蘋果公司財報,每個季度蘋果公司在中國的銷售額都超過100億美元,一年蘋果在中國的銷售額超過400億美元(接近3000億元人民幣),中國已經成為蘋果除了美國本土之外最重要和最大的市場。

但是相對於蘋果在中國的巨大的銷售額(3000億人民幣左右),其對中國產業發展做出的核心貢獻則非常小。蘋果在中國一直保持高冷範兒,除了賣賣賣,並未對中國的產業創新做更多扶持與貢獻,主要是其代工產業、部分邊緣零配件的生產配套,以及iOS開發者的配套。

同時,蘋果的創新主要集中在產品和應用創新層面,自己擁有的核心技術很少。最近在業界鬧得沸沸揚揚的圖形處理晶片廠商Imagination Technology與蘋果之爭,其實與高通與蘋果之爭有很多類似之處:高通和Imagination technology都擁有各自領域的核心技術,但是這些核心技術的成績和帶來的功能都被蘋果拿走了,變成蘋果自己的成績---這還不算完---蘋果還在拼命貶低高通和Imagination Technology這些核心技術公司合作夥伴的價值,以期實現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所以說,蘋果在中國的發展主要還是肥了自己,帶給中國的發展、特別是產業的升級和發展的積極因素很少。借用互聯網實驗室創始人、董事長兼CEO,中國互聯網協會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方興東的話說:“蘋果可能是在中國得到的利益最大、但是付出最少的企業”了。

接下來讓我們再看看高通生態:輸出技術與創新能力,帶動產業鏈和生態的發展
話說,如今能這樣高冷地活在中國市場的外企,除了蘋果,也沒誰了。

正如我們所知,外企在中國經歷了三十多年的發展,“政治正確”是一個基本選項。從一開始在中國銷售產品,到後來投資換市場,再後來深耕中國,幫助中國合作夥伴成功。而如今,更是融入中國的產業,將先進的技術、人才、管理理念,與中國產業一起分享。

這當然不是空話。作為行業觀察者,懂懂看到外企在華發展的不同階段以及變化,看到很多外資巨頭在越來越願意紮根中國、真金白銀投入的誠意。

有點跑題,拉回來。先說高通生態,再說說高通在中國做了什麼。

高通的發展是在大量研發資源投入的前提下,經過長時間的積累,才實現的基於底層核心技術的創新。毫不用隱晦,高通屬於當今移動通信領域擁有核心專利最多的那類企業。

高通的專利授權模式是全世界所有科技公司都嚮往的一種商業模式,但並不是所有企業都能做到,就是因為這種模式需要長時間、高投入的研發積累,並有好品質的專利產出。高通對於產業的貢獻是,通過專利的水準授權,把這些一流的技術拿出來與全產業共用。

高通90年代進入中國,一直跟隨中國發展的政策根植於中國市場。目前在北京、貴州、上海、深圳、重慶和西安設有多家獨資實體、合資公司和分支機搆,在北京、上海和深圳設有研發中心和創新中心。在中國有超過2000名員工,近70%的中國區員工屬於研發、工程技術和客戶服務團隊。

從這一點可以看出,高通是真的在中國投入研發,將有價值的技術帶入中國,同時也在中國培養出一大批世界級的通信技術人才。

高通的生態中,有通信設備商,有手機廠商,也有遍佈於醫療、教育、汽車、製造等多個行業的智慧終端機設備商,高通是以核心的技術幫助各個行業發展。比如華為和中興,現在已經成為全球矚目的企業,這背後與高通多年的合作分不開,高通也連續數年被華為和中興評為年度最佳合作夥伴。再比如中國正在崛起的智慧手機廠商群體,中國手機廠商憑藉對市場趨勢、消費者需求的把握和反應,憑藉強大的成本控制能力,借助于高通的核心技術,近幾年在中國和國際手機市場迅速崛起,形成一股“中國勢力”。

跟蘋果一樣,中國同樣也是高通最重要的市場之一,但與蘋果不同的是,高通不僅自己在中國取得了很好的成績,同時也是支持、帶動整個中國手機產業發展的重要力量,而不是自己“獨樂樂”。

高通的專利授權的模式,協助中國的上下游企業發展,逐漸形成一個屬於中國自己的健康生態系統。美國知名半導體市場調研機構IC Insights統計了2016年手機廠商出貨量全球前12強。全世界前12家手機廠商中,其中有8家是中國企業;而在2016年7月中國國家專利局公佈的發明專利申請數量榜單上,前10名中有7家是手機企業。

現在中國的手機企業紛紛揚帆出海——開拓國際市場,專利是最大的障礙。作為全球公認的專利大戶和“行家裡手”,高通在中國手機廠商專利很弱的時候可以幫上一把。2015年小米手機在印度被愛立信以侵犯其專利的緣由被起訴,最後的結果是搭載高通驍龍晶片的手機可以繼續在印度市場銷售,不受影響。

半導體技術站在產業鏈的最上游,中國在IT方面起步較晚,長期處於“缺芯”的狀態,中國政府也通過各種方式扶持説明中國企業建立這一能力。高通從根植中國、長遠發展的角度出發,先後與一系列中國本土晶片廠商合作,説明他們逐步掌握核心的技術能力。

比如幫助中國最大、也是最先進的半導體晶圓生產企業——中芯國際實現高性能的28納米制程的晶片的量產,後來又助力中芯國際的下游企業江陰長電攻破了14納米的凸塊工藝的技術難關,中芯長電由此成為中國第一家進入14納米先進工藝技術節點產業鏈並實現量產的半導體公司——這使得中國在晶片技術上,往前邁進了一大步。

此外,高通與貴州省政府共同投資成立貴州華芯通半導體科技公司,旨在設計、開發和銷售基於ARM架構的先進伺服器晶片。該伺服器晶片將由合資公司開發,基於高通公司對核心技術的授權,由本土團隊進行設計和製造,最終生產出符合國家標準和要求的伺服器晶片,進而服務中國的伺服器市場。如果這一晶片研發成功並投入量產,將解決中國在相關領域“缺芯”的局面。

高通進入中國二十多年,它的專利授權也曾一度遭到質疑,並且“吃”到了中國政府開出的罰單。在此之後,高通不僅很快地實施了整改,與政府部門達成了一致,還更進一步緊貼中國政策,與中國各個層面的企業深入合作,融入到中國的產業發展當中。到目前,中國已經有超過120家企業按照國家發改委的整改決定與高通簽署了專利授權合約。

結束語
與中國產業共發展,其實真不是一句虛話、空話。無論你是哪個國家的企業,你進入一個市場,在收穫市場成果的同時,也要對這個市場做貢獻。如果在一個市場上只做生意、只掠奪財富,你再創新,那也只是屬於你自己的創新,你再成功也只是一個企業的成功。這是不能夠長久的事情。

在中國,不僅是高通,我們看到微軟、惠普等外企,都在不斷調整在華策略,努力使自己真正融入中國產業。在這一點上看,蘋果在中國真的很高冷,也真的很另類。或許,是市場過於成功,讓它只忙著在中國“收割”,還來不及想到做出貢獻吧。

蘋果和高通,都是來自於美國的巨頭,都是極具創新精神的公司,但兩家的生態模式完全不同,落地在中國的姿勢也完全不同。從結果上看,懂懂覺得高通的姿勢更好看也更得人心,也因此能取得更長遠的發展。
 

 

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 字體大小: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