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字體大小 文章分享-Facebook 文章分享-Plurk 文章分享-Twitter
走出黑洞、面對改變,與時代共舞
數位時代商周出版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

 

「黑洞」在這裡形容一段「跟高科技的發展幾乎完全絕緣」的時期。如何脫離黑洞?得先親自瞭解年輕人的文化、現今高科技的最新發展;過去的成功經驗將會成為台灣高科技產業升級和轉型的「資產」,更能藉此協助創業者。

本文摘自:《創客創業導師程天縱的經營學 

在我退休以後,感覺到外面的世界非常寬廣,許多新的領域我都不瞭解。於是從二○一三年初,我開始接觸從事智慧型硬體開發的新創團隊,也開始接觸到許多互聯網應用創業團隊;並且在這些年輕創業團隊來向我請教時,以三十五年跨國公司專業經理人的經驗,給予他們一些建議。

但是沒過多久,我就發覺自己犯了幾個很明顯的錯誤。對於這幾個團隊,我當時的建議並沒有實質幫助,甚至可能會誤導他們。

我深刻體會到,如果不去瞭解這些年輕創業者的語言、不夠瞭解他們使用的新科技,就貿然嘗試去幫助他們,那麼我的跨國公司三十五年經驗會變成「負債」,而不是「資產」。

初探走訪新生態

首先,我需要深入瞭解創客的生態環境。於是我拜訪了深圳的柴火創客空間、上海的新車間、北京中關村的創客空間,也拜訪了號稱中國創客的兩大軍火庫:深圳的SeeedStudio和在上海的DFRobot。我也親自去美國加州和德州,走訪當地著名的創客空間、以及舊金山享有盛名的製造空間Techshop。在矽谷的山景市(Mountain View),我還拜訪了兩個有名的創客創業企業:Double Robotics和Boosted Boards,讓我對美國創客創業的生態和生意模式有了深刻瞭解。

回顧二○一三年第一次拜訪Seeed Studio,和「柴火空間」的創辦人潘昊見面時,我曾經問了許多事後自己也覺得可笑的問題,例如:什麼是創客?什麼是IoT?什麼是Arduino?什麼是Home-brewed IoT?

未滿三十歲的創客代表性人物潘昊,當下流露出疑惑的眼神,看著號稱有三十五年跨國企業高階主管資歷的我,竟有些不知該如何回答。

於是他很委婉地建議我,先去買一本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寫的書《自造者時代》(大陸書名為《創客》)。我非常聽話,立刻從網上訂購了這本書,並且仔細地把它讀完了。

潛水觀察

我所做的第二件事,是學習「九○後」世代的語言。我首先是請剛認識的年輕朋友,把我加進幾個硬體創業的微信群裡去「潛水」。剛開始的時候,看著幾百人微信群的聊天,真是痛苦,因為有八十%以上的語言我完全看不懂。我只好一個、一個地去請教我這些新朋友,逐漸懂得了「樓上」、「嘚瑟」、「飄過」、「撿肥皂」、「拉黑」、「碉堡」等新世代用語的意思。

更痛苦的是,我非常不習慣微信群裡面聊天的方式。在一個群裡面可以有三、四組人,同時穿插在聊不同的話題。於是我必須反覆地爬樓,在一長串的洗版對話中找到對應的談話內容,才能瞭解他們這幾組人到底分別在談些什麼。

潛水一段時間以後,雖然我對他們的語言和聊天內容比較清楚了,可是要深入瞭解他們創業的項目、產品、和生意模式,還是遠遠不夠的。於是我開始做第三件事:想辦法認識更多的年輕創業者,然後透過微信聯繫登門拜訪。

廣交創客、個別拜訪

抽水(某位網友)當時在網路媒體「雷鋒網」當編輯,他幫我邀請在深圳創業的創客們,來參加我為他們特別舉辦的演講。第一次,我擔心他們不理解我這時代的人對他們有什麼價值,為了提高吸引力,我還主動加碼,自掏腰包在演講之後請他們吃飯,倒也好不容易來了將近三十人。

幾次活動以後,再加上我在潛水的微信群組裏加的朋友,我在微信上的群友也有了數百人之譜。我開始主動使用微信,聯繫一些我比較感興趣的年輕創業伙伴,並約個時間登門拜訪,瞭解他們創業的內容。

義務輔導經過這一年的學習,我瞭解了年輕創客的語言、他們的技術與產品、他們創業的心態和苦悶,以及他們所遭遇的困難和無助。於是我開始一對一的創業輔導,只要透過深圳灣網站上的預約系統完成申請的創業團隊,我都給予九十分鐘面對面的創業輔導。

從二○一四年八月起,不到兩年的時間,我已經輔導超過四百個團隊了。我既不收費、也不投資,只秉持著做義工的心態來輔導他們。

許多朋友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我還要自掏腰包來輔導團隊?其實,在這個過程當中,我認為我給予這些創業團隊的,遠不如我從他們身上學習的多。在每一次創業團隊輔導當中,我都學到了一個真實的創業案例,這是在任何MBA課程學不到的。

創新不是年輕人的專利

馬雲來台灣訪問,曾經說過令台灣高科技業界臉紅的話。他說在大陸談創新的,都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可是他每次來台灣,跟他談創新的都是六十幾歲的科技大老。

調侃之中,不難看出幾分不以為然的意味。

經驗是資產還是包袱?談創新並不是年輕人的專利。我認為,台灣創新發展的問題不在年紀,而在於掌握決策權和資源的政府官員和科技大老們,是否已經和年輕人以及高科技最尖端的浪潮脫節了。

我的「T&F創客創業社群」有一萬多個微信朋友,還有八千個臉書朋友,其中九成以上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光是線上交朋友是沒辦法深入的,所以我還舉行許多線下專題講座,以及數百次的輔導。勤奮還是有用的,我瞭解年輕創業者的語言、瞭解他們的思想、瞭解他們的心態,也瞭解他們創業項目的內容和商業模式。

從我個人的角度看,馬雲在阿里巴巴成功之後生活圈子改變了,現在的他肯定沒有辦法這麼「接地氣」,和第一線的人與環境接觸;他對於年輕創業者的想法和行為,也未必比我清楚。

而我三十五年跨國企業的管理經驗、以及對硬體產品開發製造的瞭解,肯定也是從事網路相關行業的人無法在短時間之內學到的。有很多經驗和智慧需要靠時間積累,沒什麼壓縮速成的好辦法。

互聯網屬於產品3.0的時代,未來的二十年會是物聯網和產品4.0的時代。屆時,軟硬結合是王道,硬體將會再度興起;尤其在產品4.0時代,動能產品將會整合智能成為主流。

純粹的軟體和互聯網產業,由於「虛擬」特性使然,可以迅速學習、玩彎道超車。

反之,硬體的產品開發、供應鏈管理和生產製造經驗,這些「實體」能力則非常需要時間經驗的累積,沒有什麼捷徑。

如此看來,只吃軟、不吃硬的馬雲如果不及早在產品4.0到來之前走向硬體,可能也會很快喪失他的話語權。

化經驗為轉型創新的資產

其實,台灣高科技產業的大老們真的不必妄自菲薄。馬雲在屬於他的時代成功了,他調侃的話的確值得我們反思;但是軟硬結合才是創新王道,路還長得很。

台灣大老們面臨的挑戰是,如何脫離因為過去的成功而造成的黑洞,趕緊降尊紓貴來和環境對接,親自瞭解年輕人的文化,以及現今高科技最前線的發展。如果做得到,那麼年紀不再是劣勢。

過去這些成功的經驗和累積的智慧,將會成為台灣高科技產業升級和轉型的「資產」。在為自己的企業走出一條全新道路的同時,也把資產貢獻出來,協助年輕的創業者。如果能做到,台灣的經濟發展問題何愁沒有解決之道?

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 字體大小: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