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字體大小 文章分享-Facebook 文章分享-Plurk 文章分享-Twitter
MIT骨子裡的創新,成就全球第十大經濟體
數位時代馬培治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

 

成立於1938年的萊特兄弟風洞實驗室,是MIT多元產學合作的經典代表,各種創新從二次大戰期間一直持續至今, 舉凡禽鳥、NASA下一代飛行器的研發與測試都來自這裡。而這只是MIT成百上千各種新創計畫的一個小小縮影。對於MIT來說,創新已經是深入到骨子裡的根基,也是科技公司不斷升級的跳板。

每年8月底,來自世界各地的「學霸」相繼飛往美國東北部的波士頓,前往隔著這座全美最古老城市的查爾斯河對岸、藏著全球創新力中心的全美第一創新學府——麻省理工學院(MIT)。其中,遠從中國上海飛到MIT史隆(Sloan)管理學院來擔任交換學生一學期的林洋(化名),看起來與MIT每年約3千個新生沒有兩樣,希望來到這裡接受頂尖教育的薰陶,但來自創投業的他,實際上還有個更大的任務。

Shutterstock

對透露真實身分有些敏感的林洋便說,作為一個MIT學生,可說是最方便去和各種新創團隊、既有大企業往來的一個身分,他不但藉此能夠第一手從校園裡接觸到還在萌芽的新創團隊,在最初階段尋找投資標的,另一方面,在近年來中國熱錢湧向國際大舉併購的風潮下,他也一度接到來自中國政府注資基金交辦的任務,要他利用身為MIT學生之便,主動尋找、接觸有潛力的半導體領域業者,為中國亟欲擴張但卻缺乏足夠半導體領域技術的物聯網產業,找到可行的併購、入股對象。

在上海一邊工作,一邊修讀MBA的他,其實有很多國際交換的選擇,但他卻選擇來到半年交換期間,學費、生活費合計將近6萬美元的MIT,他看重的,正是這裡興盛的創業風氣,以及最頂尖的技術團隊。然而,像林洋這樣的人物,其實只是MIT龐大新創活力與磁吸力的縮影之一。

對於這間產出超過80個諾貝爾獎得主的大學來說,純科學、技術上的創新,自然不在話下,但絕非該校在全球創新領域備受重視的唯一原因,透過從引才、惜才、聚賢、大量促進跨領域交流,積極與業界的合作等整體制度設計、環境培養,才是將創新的因子放大並轉為商業價值的最大原因。

一如校訓「知行合一」(拉丁文原文Mens et Manus,為心智與手之意),MIT十分講究思想智慧與實際行為結合的價值,也因此讓這裡成為前端科技研究與實際商業應用結合最理想的地點。從全球主要科技與生技大廠不約而同要在MIT所在地劍橋市設立重要據點,便不難發現企業與MIT的緊密合作關係。

從IT業巨頭微軟、Google、IBM直接把辦公室設在MIT對街,而非跨國企業群聚的波士頓市中心,到包括諾華、武田、輝瑞、賽諾菲等全球重要藥廠也都在MIT周邊設立研發中心或區域總部,為的就是讓在劍橋市的MIT、哈佛等優秀人才,能在實習與就業時無縫接軌,將這些技術與人才直接就地轉移。

卡位未來,放大創新因子

至於遠在海外,尚無法直接吸納MIT創新力的其他企業,則是積極在周邊舉辦活動、派遣像是林洋這樣的人,或是參與校園的徵才活動。

近年來積極將觸角伸往全球的中國企業,也遠道而來爭搶人才與新創商機。2016年10月初,中美投融資峰會暨初創展覽會便在波士頓舉辦,匯集超過60家風險投資企業,以及超過150家新創企業,題材涵蓋金融科技、虛擬/擴增實境、物聯網、生技等所有當紅領域,吸引超過1,500人參加,麻州州長亦撰寫專文祝賀,凸顯此地創新力發電廠的地位。

為了就地轉移MIT的新創技術與人才,許多世界知名的科技公司,都在鄰近MIT的地方設立營運據點。
Shutterstock

而包括騰訊、攜程、海航集團等中國企業,則是直接派出專人到MIT舉辦招聘說明會,與其他世界級企業較勁。日本的樂天、豐田,韓國的三星,亦都加入了這場人才大戰,直接在校園內舉辦面試。

然而擁有優秀學生的名校,全球所在多有,到底MIT培養出來的學生,有何魅力?從MIT的課程設計,不難看出其來有自。
被《策略與商業雜誌》(Strategy + Business)選為2014年最佳創新類商業書籍的《社會物理學:社交網路怎樣讓我們變得更聰明》(Social Physics: How Social Networks Can Make Us Smarter)作者、同時也是MIT媒體實驗室(Media Lab)籌辦人與教授的潘藍(Alex Pentland),便在媒體實驗室開設一門「未來商務」課程,其課程設計便與傳統課堂講授完全不同,而是要學生提出針對未來在支付、商業、貨幣等領域,提出創業想法,期末報告便是提交一份創業計畫,或是展示產品的設計原型,若學生沒有打算創業,則可以針對特定市場,提出可供其他有意創業同學參考的市場研究分析。

該課程開放所有背景學生參加,從工程、純科學、商業、社會科學、到人文等不同背景的學生,能夠透過以創新創業為目的的課程設計,互相交流。課程甚至每周找來一到三個不同領域的技術創新或創業家,不但在課程上分享心得,還會安排面談時間,擔任學生的創業導師:創立LoopPay並被三星併購成為Samsung Pay的創業家葛雷林(Will Graylin),課程期間每星期都空出一整天提供專業諮詢,協助修課學生找出創業計畫的盲點。

人人喊創業,個個有想法

而各種各樣關於創新的研討會、演講活動與創業比賽、補助,讓MIT立刻沉浸在這樣的文化裡的新生,很難不跟著起而行。工作了15年後選擇回到MIT校園進修MBA的波士頓在地人諾瓦克(Nancy Novak),便發現只要有個簡單的創業想法,很快便能夠在學校裡找到有工程背景的同學合組團隊,她便報名了MIT的「沙盒」(Sandbox)專案,參與學生只需要提出創業計畫,經審核通過,便可獲得1千至2.5萬美元不等的種子基金,與一般新創孵化器不同的是,Sandbox計畫不以贊助的種子資金換取股票,亦即學生是無償取得種子基金。諾瓦克正等待她的精品網路銷售媒合事業的第一筆種子基金支票,成為她離開大企業開創個人事業的起點。

事實上,類似的創業比賽,甚至近年來已經成為全球創業界大事的100K創業大賽,在MIT鼓勵創新、創業的文化下,幾乎是校園熱門活動,更是大型企業與創投關注的重要活動,及早打入創新鏈前段,以免錯失下一隻獨角獸。

而位於MIT校園東南角,一棟毫不起眼、磚紅色老建築裡的Martin Trust創業中心,正是讓新創點子與技術走進商業成功的關鍵核心。已經有27年歷史的Martin Trust創業中心,提供有創新技術、想法的學生將手上的石頭煮成一鍋美味石頭湯的所有必要協助,並由具備實際創業經驗的創業導師駐守,提供24小時開放的會議室與免費膠囊咖啡,讓來自不同背景的學生,甚至校外成員,都能有空間可以隨時自由互動、激發想法,2016年這裡就供應了21,482杯創業咖啡!

MIT在這些創新培育的計畫中,對學生唯一的要求,便是參加的團隊至少要有一人是MIT的學生,而接受補助與培育的唯一道義義務,則是種子基金或其他輔助的團隊,能在未來獲利後,回饋學校創業基金。

這樣的投資當然帶來豐厚回報。根據一份在2014年進行的追蹤統計,MIT知行合一的創校精神,的確反映在校友的積極創業上,由MIT校友創立且仍營運中的企業有3萬多間、雇用超過460萬人,創造的年營收高達1.9兆美元,規模等同世界第十大經濟體。

來到MIT狹長型校園中段,位於Vassar街的一棟不起眼、不時發出轟轟低頻聲響的兩層式磚造建築裡,我們可以找到這些輝煌成果下謙遜平凡的本質。

這是成立於1938年的萊特兄弟風洞實驗室,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肩負協助美國政府與國防工業研發飛行器的重要任務,戰爭結束後,這個風洞實驗室成了MIT多元產學合作的經典代表:各種需要流體力學測試的產品,從多款哈雷機車,到毀於911恐怖攻擊事件的紐約世貿雙子星大樓,它們的模型都曾經在這個風洞實驗室中進行測試,由MIT的學者、學生,在研發過程中做出貢獻,直到今日,萊特兄弟風洞實驗室仍然天天運轉,負責禽鳥、NASA下一代飛行器的研發與測試。

這個延續了數十年產官學緊密合作以創造價值的傳統,直到今日,都還透過風洞持續穩定的吹拂,繼續帶來改變世界的創新。

MIT風洞實驗室

成立時間:1985年
成績:由MIT校友創立且仍營運中的企業有3萬多間、雇用超過460萬人,創造的年營收高達1.9兆美元,規模等同世界第十大經濟體。

MIT $100K創業競賽

MIT擁有超過40個以上與創新創業有關的學生社團,也擁有許多社團競賽或活動,其中,最知名的莫過於從MIT 10萬美元創業競賽(MIT $100K Entrepreneurship Competition)。1990年起,這個創業競賽稱做 $10K(顧名思義第一名獎金為1萬美元),並分別在1996年將總獎金增加為第一名3萬,二、三名各1萬,共5萬美元獎金的創業競賽;2006年再增加了關注低收入族群與傳統產業的類別,因此發展至今成為MIT 10萬美元創業競賽。

全球第十大經濟體

2016年財年,MIT有800項新的發明專利(341立案、279提交申請、110授權生效),新專利帶動了25家公司成立,並帶入6,200 萬美元的授權費收入。企業贊助了麻省理工學院超過1億4,100萬美元(約合MIT研究經費19%),在非醫學院校贊助排名全美第二(根據美國NSF報告)。截至2015年,MIT校友創辦了超過30,200家仍然在運作中的公司,雇用了超過460萬名員工,創造了大約1.9兆美元的年營收,加總大約等同於全球第十大經濟體。

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 字體大小: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