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字體大小 文章分享-Facebook 文章分享-Plurk 文章分享-Twitter
「矽谷將設計師當做問題的解決者」——Facebook產品設計師的3個實戰體悟
數位時代PingWest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

 

Facebook的華裔設計師何如佳,曾經在中國騰訊、知乎工作,參與過多項產品開發專案。本文中,她分享了她體驗到的矽谷設計哲學,以及矽谷如何用設計驅動創新產品的開發。

有這麼一群人,你可能沒聽過他們的名字,但正是他們決定了你(和世界上其他千千萬萬的人)每天使用的網路產品們的模樣。他們就是Facebook、Google、蘋果等網路巨頭裡的設計師,他們的想法決定了那些10億用戶級產品的模樣。

為什麼矽谷的網路產品的設計一直引領潮流?為什麼為什麼在矽谷更容易出現由設計驅動的創新產品?為什麼很少公司會說,「我們照著XX做一個差不多的吧」?

這一次,我們邀請到了Facebook的設計師Ruthia He何如佳,來分享她體驗到的矽谷的設計哲學。

何如佳設計了全球擁有數千萬活躍用戶的Facebook獨立照片分享應用Moments。她曾任Facebook影片、照片創作和編輯領域的主設計師,也曾是Facebook前端科技研究團隊Building 8的第一位設計師。其設計為Facebook申請專利,並在國際設計比賽如CSSDA擔任評委,在設計會議比如UXD Summit擔任指導嘉賓。

以下是她的分享,Enjoy!


我是Ruthia He何如佳,在Facebook做設計。我的經歷比較特殊,曾經在中國的網路公司(騰訊和知乎)有過實戰經歷,後來又來到美國的網路公司工作。

對比我在中美優秀網路公司的工作經歷,我的感覺是,在矽谷更容易出現由設計驅動的創新產品。為什麼呢?主要有3個方面的原因:

第一個方面,是在文化上,鼓勵不同、多元的想法,希望可以做得不一樣,或者更好。

這不只是在網路公司,也是美國移民國家形成的特有氛圍。

比如,同樣是設計一個從手機上傳圖片的流程。這個流程很多應用都有,如果在中國,也許大家就去看看各個App是怎麼做的,然後從中選擇一個差不多的照著去做。但是在Facebook,我們希望每一次設計上的更新都有更多的意義。如果給出一個設計方案的原因只是單純的「XX也是這樣做的」,我們頂多會把它當作一個參考,而不是作為一個有說服力的理由。如果說設計了一個功能,發現Google或者其他公司已經這樣去做,那大家肯定會盡量去想別的方案,希望可以做得不一樣,或者更好。

如果你去看現在在Facebook iOS應用的圖片上傳流程,和其他應用是不一樣的——我們會根據你選擇圖片的順序,標註出圖片將會顯示的順序。這是因為我們想的時候更深了一層——大家在上傳圖片的時候,除了只是想簡單得上傳圖片,還會在意上傳多張圖片時呈現的順序——畢竟很多時候,大家上傳多張圖,是想透過圖片的組合講一個故事,而時間線、敘述順序有些不同,往往講出來的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當然,我們還有很多功能,比如裁剪、濾鏡、增加文字表情,但我們把這些功能隱藏在長按這個手勢下,不想把過於豐富的功能直接展現給大家,以免用戶花太多時間在編輯和選擇恐懼症上,沒辦法快速上傳圖片。

明確上傳圖片的顯示順序,可以幫助用戶進行多圖上傳。

就是這樣一個看似簡單,甚至「不用過腦子」的設計,其實是基於設計師對很多種不同方案的探索與嘗試。包括像Google Photos後來推出的快速多選功能,我之前在做Moments時也做過相似的互動方案。當時的想法是覺得一張一張選照片很痛苦,尤其是用戶在使用Moments時,經常會需要上傳幾十、上百張圖片。但當時限於工程師的資源(Moments團隊只有不到10位工程師,Google Photos聽說有上百人),最後沒能上線。

按住拖動,透過手勢多選圖片。
PingWest

這種文化可以透過引導或者流程上的安排來加強。

例如,建立鼓勵辯論的氛圍就很重要,再像是,每週固定留出1到2小時進行設計互評,建立設計師與團隊其他成員的交流渠道。還有就是團隊的構成上,矽谷這邊的企業都非常講究多元化(diversity),當和你的同事來自各個國家,不同膚色,說著並不標準、甚至斷斷續續的英語,大家在討論時關注的焦點就不只在於衣著、性格等等「細節」,而更在於分享交流的內容本身。在這樣的環境下,大家自然也會有從很多不同的視角提出更多思維的火花。讓團隊更加多元化,也會鼓勵更多好的想法誕生。

第二方面是,對設計的探索更加注重深度。

很多人可能覺得,設計是一個靠天賦和靈感的行業。天賦固然重要,但對於其他行業又何嘗不是如此,做一個好的記者、或者是工程師也都需要天賦,這一點其實設計行業也不是很特殊。除了天賦之外,要創作出高品質、有新意的設計,更需要時間的投入。想要做一個好的設計,需要做前期的信息收集、準備,並且花很多時間思考不同的嘗試方向,到最後對每個方向透過草圖、做原型進行比較、評估,以及鎖定一個比較明確的方向後,進行更深入的方案設計、實現和闡釋,並且在這個過程中要持續進行溝通,和與你合作的設計師,和把這個專案實現的工程師、負責把控專案的決策者等。這些都需要很多時間、精力的投入。

做一個基本的設計如此,創作富有創新性的設計往往需要更多的投入,不僅需要對所在領域深入、全面的思考,還需要不停得探索與試錯。一個有點相近、同樣也經常和創新相聯繫的職業就是科學家。好的科學家往往只專注於在一個領域進行深入得鑽研,也只有這樣才可以推動最前端的發展創新。以我在設計行業這一段時間的經驗,好的設計師,往往性格和科學家比較類似——謙虛、專注、對細節認真。比如Facebook的前明星設計師Mike Matas,真人其實非常的安靜、內向。

記得最開始加入Facebook時,對這裡的開發節奏其實不是很適應。我之前在騰訊實習,1個月的時間,一個組可能會需要實現幾十個需求。在知乎的時候,正好親歷了知乎專欄的開發到上線,當時的設計師Tianlu和一個開發兩個人,做了1、2個月就把專欄上線了。在Facebook,我也參與設計過一個類似的產品—— Facebook Notes。這個專案雖然也是一個小團隊,但從concept出來到實現,大概經歷了兩年多的時間。當然這也是一個比較極端的例子,不過總體而言,我覺得這樣的環境可以讓人少一些浮躁,多一些耐心去沉下心來打磨。

也是因為一個專案的周期較長,很多時候一個大的專案會被拆分到很多細節。比如說字體的選擇、icon的細節、保存草稿的功能。像是保存草稿這樣的功能,可能需要一個設計師花2-3週時間去設計。在這段時間內,設計師會針對這個功能,收集很多資料。並且設計很多版本,在互評時進行交流。其他設計師也會根據之前的一些相關經驗,盡可能多得給出建議。

第三點不同是,對設計師的定位與期望。

這是我覺得很大的一點不同。我所感受到的是,美國這邊對設計師的定位,更像是一個問題的解決者。也正因此,這邊公司在招設計師的時候,大部分時間是透過聊天、問答的形式,來理解你的思維方法。這也是為什麼,我的很多設計師同事都不是藝術專業出身,有之前學心理的、音樂的,有做過工程師、網紅的——只要你對生活觀察敏銳,常常能去想更好的解決方案,來優化生活。那麼你就具備了做設計師的潛質。

除了解決問題外,設計師的溝通能力也非常重要。這種溝通能力,可以體現在如何闡述自己的思路,表達自己的觀點,遇到質疑如何解答等和設計直接相關的方面。也可以體現在如何與產品和工程師配合,如何用自己的觀點去驅動產品開發上的團隊合作上。

當然,除了這些軟技能,設計師的硬技能也並不是不重要。一般來講,用戶體驗設計的「核心技能」包含互動設計、視覺設計、系統設計等。我們公司的產品設計師一般會負責所有和用戶體驗相關的方面。但如果在某方面自己不是很擅長,對產品卻很重要,可以透過和其他設計師合作推進。比如和我合作過的有公司的音效設計師、平面設計師、影片導演、圖標設計師等等。這方面我們很相信「術業有專攻」。雖然大多數公司的設計師也會製作圖標,但畢竟和專注做圖標十幾年的資深圖標設計師沒辦法比。這種時候,團隊合作,互相發揮所長,才可以達到效率的最優化。

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 字體大小: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