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字體大小 文章分享-Facebook 文章分享-Plurk 文章分享-Twitter
農夫、工人、廚師與藝術家——第三波數位革命的發動者
數位時代大是文化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
後進地區不只享受第三波革命帶來的回饋,它也能帶動進一步的革新。未來會有更多公司解決更多在地問題、把握更多機會,這些問題和機會都是矽谷無法發掘的。而且,這些新興公司背後的領導者陣容,將會是美國史上最多元的。

矽谷鞭長莫及的問題,是最大商機所在

「後進地區崛起」是歷史上的轉折。只要結合第三波數位革命,就有力量重塑全國大小城市。這也代表第三波革命帶來的經濟價值,能被廣泛的分享,而不是只集中於少數地區。

不過「後進地區崛起」的重要性並不局限於經濟面。它會增加社會多元性,不管是人才還是想法,都是美國社會需要的。有充分的證據顯示,矽谷嚴重缺乏多元性。根據《紐約時報》報導,二○一五年,臉書的員工只有四%是西班牙裔,黑人占的比率更低,只有二%。Google 的員工占比也差不多,而且這種狀況已經持續數年之久。

「後進地區崛起」是提升多元性的機會,不但能打破金流在同樣的想法和同一群人之間循環,還能培育有能力解決地方問題的企業,企業不再只注意到發生在舊金山的問題。它更代表進入障礙降低,對想創業的人來說,家世背景與地理位置不再是局限。

此外,後進地區不只享受第三波革命帶來的回饋,它也能帶動進一步的革新。未來會有更多公司解決更多在地問題、把握更多機會,這些問題和機會都是矽谷無法發掘的。而且,這些新興公司背後的領導者陣容,將會是美國史上最多元的。

隔空挑戰還是創造自己的主場優勢?

在三大商業城市外創立公司,確實有許多潛在利益,但也要克服諸多挑戰,而且多數都不是只靠飛機或貨車就可以解決。

想在矽谷之外成立公司,就要有被當成圈外人的心理準備,你的努力在投資者眼中可能毫無價值。

不久前,我到倫敦參加會議,許多創業家與投資者都有出席。當天我問在場的各位,位在倫敦的公司與矽谷的企業價值差異有多大。一般人認為倫敦公司的價值不到矽谷的一半。倫敦是國際性的大都市與金融中心,看似適合創業。但是就連倫敦都被風險投資者給大大的忽視了,你能想像在狄蒙市(按:Des Moines,愛荷華州首府)創業,與在矽谷創業的估價落差會有多大嗎?

這種落差不只會打垮你的自尊心或對家鄉的驕傲,也代表資金來源大幅減少。少了資金的話,在經常性開銷較低的地區創業,它的優勢就沒有像先前說的那麼顯著了。

話雖如此,長期下來,後進地區的新創公司還是會得到合理的估價。公司草創期的募資活動可能會被投資者低估,但是新創公司有了實質的成長紀錄後,就會引起私募市場的關注。當初亞馬遜併購位於拉斯維加斯的薩波斯(按:Zappos,線上鞋店),Salesforce(按:管理服務公司)收購了位於印第安納波利斯的 ExactTarget(按:雲端行銷服務),都是足價支付,沒有因為地點而低估該公司的價值。除了籌資,人才招募也是一大挑戰。你怎麼說服住在布魯克林的工程師搬到波夕(按:Boise,愛達荷州首府)?這絕對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

Shutterstock

但是這些挑戰都有它的另一面。一九五○年代,矽谷還只是個蘋果園,直到威廉‧肖克利(William Shockley)決定在那裡創立半導體公司。同樣的,華盛頓特區本來只是政府承包商的用地,直到像是比爾‧范‧梅斯特這樣的企業家決定在那裡創業。這也是為什麼控制影音公司(美國線上的前身)會坐落於華盛頓郊區,距離矽谷三千英里之遙。

一開始確實很艱難。我們從紐約、舊金山、芝加哥、波士頓,甚至多倫多募到資金,但是在華盛頓就是沒有人願意投資。此外,還得試著說服當地人才放棄華盛頓特區穩定的工作,加入這個掙扎的新創公司,這座城市的文化不鼓勵冒險,讓創業更沒有說服力。但是這也代表我們僱用到的夥伴,都真心想成為公司的一分子。比起在舊金山灣區的新創公司之間不斷跳槽的人,他們更相信公司的使命,也是這樣的創業背景幫公司建立了更堅定的文化與團隊。

此外,在華盛頓特區比在加州更能吸引到曾在政府工作的人才。一九八○年代中期,雷根總統的國務卿艾爾‧海格(Al Haig),加入美國線上的董事會,帶來了極高的公信力和很多實用的見解。一九九○年代末期,法蘭克.雷恩斯(Frank Raines)卸下白宮管理預算局領導人一職後,加入董事會。當時科林.鮑爾(按:Colin Powell,上將,曾任美國國務卿)也成為董事會的一員。科林是最積極的試用者,產品設計有缺陷時也會最快提出批評。除了他們之外,還僱用了許多曾任職於政府部門的高階主管。辛苦的在華盛頓特區成立公司,最終也獲得了我們的「主場優勢」。我們有更多時間來建立更廣的人脈,讓公司對美國最有權力的人士有更高的影響力。

三十年前的華盛頓特區,與現在的後進城市非常類似。親眼見證了華盛頓特區成長為大型的創業中心,讓我堅信同樣的模式會在美國其他地區上演。

最近,史密森尼歷史博物館(Smithsonian's American History Museum)舉辦了「發明之地」的展覽,矽谷當然榜上有名。但是你有聽過康乃狄克州的哈特福(Hartford)嗎?明尼蘇達州的醫弄工業區(Medical Alley)?或科羅拉多州的科林斯堡(Fort Collins)?這些城市也都榜上有名。

綜觀整個歷史,變革總是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發生,未來也還是如此。Magic Leap 這間作風低調的虛擬實境公司,已經募資逾十億美元,投資者包括 Google 與阿里巴巴。你猜猜Magic Leap 位在哪裡?答案是佛羅里達州的羅德岱堡(Fort Lauderdale)。在第二波革命期間,這幾乎不可能發生,當時頂尖的科技公司不是在帕羅奧圖,被史丹佛大學的博士環繞,就是在滿是麻省理工學院畢業生的波士頓。「後進地區崛起」這個現象正在全美各地發燒。未來十年,它的動能更會隨著第三波革命持續增長。

本文擷取自:《第三波數位革命》

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 字體大小: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