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字體大小 文章分享-Facebook 文章分享-Plurk 文章分享-Twitter
記憶體三大主力對決,各方勝算有幾何?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

2016年行業內最受人關注的一件事恐怕就是三家不同背景的公司,不約而同地選定了大陸記憶體這個潛力巨大的市場。在紫光集團長江存儲成立不久,福建晉華及合肥長鑫也都在各自的城市宣佈建廠進軍記憶體產業,三家有備而來的公司都在積極爭取大陸記憶體主導權,隨著三大體系建廠量產的時間表,2018年三大主力將面臨正面對決。

記憶體,中國IC產業的短板▼
在近日召開的“2016中國存儲峰會”上,國家積體電路大基金的掌舵人丁文武先生表示,中國的存儲產業跟全球相比還有很大的差距,尤其在存儲晶片方面差距更大。這個差距可以用資料說話,“2015年中國積體電路進口額2307億美元,其中記憶體進口占比達到1/4。”丁文武說, “我們一直呼籲要把記憶體作為國家戰略,因為中國有這麼大的市場需求;從資訊安全、產業安全角度考慮,也應該把記憶體作為國家戰略來考慮。”

在發展記憶體產業方面,丁文武給出了四點建議,第一,加強自主研發創新;第二,要有開放心態,加強國際合;第三,在加強人才培養的同時積極引進人才;第四,持續擴大投資。“記憶體光靠一條生產線不夠,10萬片不是一個經濟規模,30萬片才剛達到經濟規模,後面還要擴展更多的量。”

丁文武的建議為中國發展記憶體產業彌補產業短板無疑是一計良方,2016年中國半導體產業發展的亮點之一也是記憶體晶片,因為不論從投資規模和技術演進都可稱得上是歷史上的突破。

中國記憶體產業航母-長江存儲▼
今年3月,總投資約1600億元人民幣的國家記憶體基地在武漢啟動。四個月後“長江存儲”集團正式成立,紫光集團參與了長江存儲的二期出資。據武漢新芯介紹,長江存儲的註冊資本分兩期出資。一期由國家積體電路產業投資基金、湖北國芯產業投資基金和武漢新芯股東湖北省科技投資集團共同出資,在武漢新芯積體電路製造有限公司(即“武漢新芯”)的基礎上建立長江存儲。二期將由紫光集團和國家積體電路產業投資基金共同出資。

長江存儲將以武漢新芯現有的12英寸先進積體電路技術研發與生產製造能力為基礎,在拓展武漢新芯目前的物聯網業務佈局的同時,向大規模記憶體方向演進。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出任長江存儲董事長,副董事長由國家積體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股份公司總經理丁文武出任。至此,被稱為中國記憶體產業航母的國家記憶體基地“長江存儲”正式出臺。

“長江存儲”的成立有著里程碑意義,將為國家後續佈局自主記憶體產業奠定基礎。中科院微電子所所長葉甜春表示,目前中國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存儲晶片生產能力,該專案的佈局可謂中國半導體產業的“淮海戰役”,是中國公司真正走上自主生產半導體之路的里程碑,一旦成功將為中國打破主流記憶體領域空白,實現產業和經濟跨越發展提供重要支撐。

按照規劃,長江存儲將以晶片製造環節為突破口,集記憶體產品設計、技術研發、晶圓生產與測試、銷售於一體,預計到2020年形成月產能30萬片的生產規模,到2030年建成每月100萬片的產能。最新的消息是長江存儲正在評估在南京建設12吋廠的可行性,凸顯國家記憶體基地的雄心大略。

長江存儲的優勢:背後的國家意志,更好的企業內部機制、更大的資金平臺、更強的執行力、更快的發展速度。以國家記憶體基地為龍頭可以帶動設計、封裝、製造、應用等晶片產業相關環節的發展,配合已經在武漢光谷形成的規模顯示產業鏈(天馬、華星光電)、智慧終端機產業鏈(華為、聯想、富士康),打造一個萬億級的晶片-顯示-智慧終端機全產業鏈生態體系。

晉華記憶體專案-兩岸高科技深度合作的結晶▼
位於福建“首富縣”晉江的晉華記憶體專案,是由聯電主導的與晉江市政府合作的項目,一期總投資達370億元人民幣,堪稱晉江所有重點在建專案中的“巨無霸”。

據該項目總經理助理鄭進福透露,項目建設已取得階段性進展,建成後將填補大陸主流記憶體領域的空白,成為大陸首傢俱有自主技術的DRAM記憶體研發製造企業。落戶晉江的晉華記憶體積體電路項目,不同於其他企業走技術授權的合作路徑,首創高科技領域的技術共用模式,開啟了兩岸高科技領域深度技術合作的先河。

在與晉江一水之隔的臺灣,晉華公司與台南科技園區合作成立了聯合科研中心,設立這個中心的主要目的是為該專案兩年後的正式投產做技術儲備。目前已有140多名科研人員在進行相關產品的技術研發,待專案投產後,產品關鍵技術的研發將從臺灣轉回晉江。

晉華記憶體專案目標是建設月產6萬片12吋記憶體晶圓生產線,計畫於2018年第三季度投產。一期達產後,產能規模為月產6萬片記憶體晶圓,年產值12億美元,四期全部完工後月產24萬片,年產值48億美元。專案可帶動設計、封裝、測試和智慧終端機等上下游集聚發展,在福建沿海形成一個千億級的積體電路產業集群。

晉華項目的優勢:民間資本,全國縣域經濟排名第五的晉江民間資本殷實,巨大的投資導向效應將帶動晉江民間資本,為積體電路全產業鏈佈局提供強大資金支持。地理優勢,晉江優越的地理位置能夠更方便地與臺灣合作溝通,提升技術和管理水準。以晉華項目為基礎,晉江正全力發展積體電路產業,努力成為全球重要的記憶體產業生產基地、積體電路全產業鏈生產基地,以及兩岸積體電路產業合作示範中心。

合肥長鑫-組建陸日台聯合精英團隊▼
合肥長鑫是由北京兆易創新(GigaDevice)與合肥市政府合作的記憶體項目。合肥長鑫專案的消息較少些,長鑫日前正式曝光相關投資計畫是,預定第一期在合肥興建第一座12寸晶圓廠,明年7月動工,目前團隊已逾50位員工,預定明年要達千人規模、2018年發展到2,000人左右。

人才可以說是合肥長鑫成功的關鍵,所以合肥長鑫引發的挖角大戰吸盡了眼球,據說長鑫已網羅到大批來自SK海力士、華亞科及台廠DRAM設計公司的工程師和管理團隊,未來產能要超過SK海力士無錫工廠。業內盛傳合肥長鑫祭出了三倍年薪,高於紫光所開出的兩倍年薪條件,向臺灣某企業人才挖角,且鎖定人數高達兩百人,無疑是這場記憶體人才爭奪戰的導火索。

三大主力對決,各方勝算有幾何?▼
可以說今年行業的最大看點是這三大主力參與的記憶體晶片主導權大戰,且有愈演愈烈的趨勢。長江存儲傳已評估到南京設立12吋廠,聯電晉華計畫2018年量產,並在南科廠同步研發25、30納米制程,合肥長鑫不惜血本搶人才,三大記憶體晶片主力欲做大陸DRAM產業龍頭的對決將在2018年展開。

長江存儲佈局自製3DNANDFlash,目前雛形漸現,下一步是與已購並飛索(Spansion)的賽普拉斯(Cypress)合作,切入32層和64層3DNAND技術。

由於這一門檻較高,長江存儲仍需要急起直追國際記憶體大廠,能否奪得大陸DRAM主導權還需時間來驗證。長江存儲與旗下武漢新芯原本是扮演大陸記憶體中心角色,將會統籌3DNAND和DRAM兩大記憶體技術發展。

長江存儲除了積極與美光洽談DRAM技術專利授權,也在著手評估自建或購並現有晶圓廠的可能性,據長江存儲楊士寧表示,會以購並現有晶圓廠為第一考量。近期武漢新芯12吋新廠已經開工,單月產能規劃30萬片,涵蓋NANDFlash和DRAM晶片。

另外兩家記憶體主力也在加快腳步展開研發自制,希望搶在長江存儲之前先量產DRAM技術,以爭取大陸DRAM產業寶座。聯電主導的晉華新廠已經動工,預計2018年進入量產。 合肥長鑫目前的主要投入是在DRAM相關記憶體IC的設計上,在“挖角”大力引進人才的同時,也在加大力量投資進行DRAM研發和製造。
目前三大主力都在積極招兵買馬,並雙頭並進:技術專利授權和自主技術研發,希望搶佔先機,打好大陸DRAM記憶體晶片主導權的卡位元戰。可以預言,誰先做到實現穩定的量產,誰就有可能是這場大陸記憶體龍頭企業爭奪戰的贏家。

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 字體大小: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