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字體大小 文章分享-Facebook 文章分享-Plurk 文章分享-Twitter
無人機裁員潮發酵 零度智控節前快斬134人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

正值元旦假期,大多數人辭舊迎新時,一家無人機公司內部卻正遭遇著巨大的人事變動。零度智控在2016年12月30日突然裁退原占公司近四分之一的員工。

消息最早在知乎上被爆出(是的,相比脈脈,被裁員後大家似乎更傾向在知乎上訴苦)。從被裁員工的描述還原裁員過程來看,零度智控的裁員手法獨斷而殘酷。

“2016年12月30日,上班伊始,人力就將公司內部溝通的QQ群,微信群,郵箱等全部禁言。沒多久就通知被裁掉,大家都懵逼狀態,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見零度這麼雷厲風行的行動。”

“不做任何提前通知的當場裁員,強迫員工簽訂因個人原因的離職協議!如此行徑,已然違法,不僅深深地傷害了被裁員工,也不能穩定仍在職的員工,而且最為嚴重的是傷害了廣大用戶的信任!”

“我只是去了趟廁所,回來辦公室就沒人了。”

“被叫走的前一刻還在改雲台的圖。”

“一份是離職申請,其離職原因,在零度威逼利誘的狀態下要求填寫個人原因,部分有錄音為證。另一份為薪資告知單子,沒有列明具體數額,只是說2017年1月工資會足額如期發放,還有補償金支付日期是2017年7月5日。這個單子簽了目前都在人力,沒有給員工,原單子有拍照留戀。”

在30號楊建軍發給員工的內部信中,對於公司存在的內部管理問題進行了嚴肅反思和問責:

“公司從年初的一百多人增長了兩倍以上,規模不大卻犯上了’大企業病‘,某些部門之間相互推諉、效率低下,某些崗位人員的不配合,某些人員能力低下,消耗資源、產生負能量。我們做失敗了不少產品和專案,不少方案原型競爭力不強直接被推翻重來。”

現梳理出此事的幾個關鍵資訊點:
1)處理速度之快,裁員通知在2016年12月30號發佈,也就是2016年最後一個工作日,事先毫無徵兆,離職手續和薪資補償方式過於草率和莽撞,極大地傷害了前員工利益;

2)裁員範圍之廣,零度智控在2016年中完成1.5億B輪融資,裁員前員工達到500人左右(楊建軍在2016年10月接受智東西表示),此次裁員人數134人約占總人數1/4;

3)外界質疑和揣測聲不斷,包括與之有過管道糾紛的龍脈無人機,關於公司現金流斷裂、對賭失敗、產品銷售慘澹、品控無力、拖欠供應鏈數億等質疑聲浮出水面。

裁員,尤其是大規模裁員,最直接的效果和誘導因素就是縮減開支。但就在十幾天前,零度智控還找來女明星柳岩做代言,有傳言稱代言費高達九百萬,這在無人機圈裡當屬首例。可見在花錢這個問題上零度智控並不吝嗇,當然也不排除是背後股東的意見加持。只是“一百多號人為明星買了單”,不免激起民憤。

昨晚,零度智控CEO楊建軍正式發表回應:

1. 2016年12月30日人員調整屬實,一次到位,實際離職人數134人,2017年不會再有第二波。

2. 調整的原因主要是:

(1)一年來人員急劇增加,管理半徑超出能力範圍;

(2)骨幹和中層管理人員不夠。同樣是蛋白質的增加,有堅硬的骨架長的是肌肉,沒有則長的是脂肪。

(3)公司運營成本要求。

3. 公司CTO的實質工作一直由我兼任(老楊做CTO行業內還沒人不服),原CTO調任董事會監事,並非“更換CTO”。

4. 調整人員有涉及試用期員工,也有工作兩年以上的老員工,但是沒有針對指定部門調整,也沒有調整任何應屆畢業生。

跨年之夜,楊建軍在個人朋友圈寫道:

2016,盡了洪荒之力,拼著體重降低了8kg,打造了第二個女兒DOBBY;

2016,愧隊過的人:團隊的兄弟,供應商,合作夥伴,投資人,家人,以及自己。今日有負,他日必償。

2016年的最後一天,DOBBY的單月飛行起落數達到104108起落,平均每日活躍用戶超過2000人。

2017,無論前路如何艱辛,星辰大海,不忘初心。

煽情的部分暫先保留,畢竟無論當事人如何惋惜,134號人在2016年最後一天失業的殘酷事實已經擺在眼前 。

回歸到公司本身的現金流上。1.5億人民幣的B輪融資看似不少,但對於規模已近500人的團隊而言,維持基本營運和開銷都是杯水車薪,這還不包括無人機高額的研發費用和賬期。談及零度智控的產品線更是一波三折,在2015年底嘗試轉型後,零度智控實際上作出了不少妥協。

零度智控創立於2007年,以飛控起家。從管道商龍脈無人機透露的情況來看,零度在2015年底已經逼近“發不出工資”的險境。整機市場競爭激烈,零度智控早年的飛控優勢已流失。迫于求存,零度智控陸續停止飛控產品的生產,2016年零度智控只有兩款飛控在售。而這僅剩的兩款飛控,也在2016年5月戛然而止。近十年積累下來的商業價值進一步縮水。

舊產品停售的同時,零度智控積極研發消費級產品。今年陸續發佈口袋無人機Dobby、Rollcap口袋雲台相機。前者Robby在犧牲部分性能的憑藉尺寸優勢贏得市場青睞,在IDC《中國航拍無人機市場季度跟蹤報告,2016年第三季度》報告中顯示,在第三季度中,小型航拍無人機大規模出貨,迅速獲得26%的市場份額,進一步搶佔了大疆的市場份額。其中零度智控以24.30%的市場份額緊隨其二。

但Rollcap口袋雲台相機卻遲遲不見蹤影。同時據業內人士透露,未發佈的小P航拍無人機、V5手持雲台、守護者農業植保機、ZEROTIME-ZT3024高清圖傳等新產品全部流產。

綜上分析,零度智控的發展歷程中,在商業運營和市場判斷上的確存在問題和漏洞,倒不至於瀕臨生存困境。比較合理的判斷是,在2015至2016年公司面臨轉型時期,新產品線的人才引進與舊產線的淘汰更迭機制沒有並行,導致過多冗餘員工和部分,年底進行人事調整。

對於一家市場人群遠未達到消費級的產品公司而言,500人的團隊規模負擔過重,但這樣的問題為何沒有在暴露之時就迅速解決?裁員流程和手續為何如此草率?怎樣做到尊重前員工的利益?因為裁員,品牌名譽和員工關係就放置不顧?或許公司的內部管理和口碑維護才是零度智控當下最棘手的問題,不至於讓公司頃刻間坍塌,但千里之堤,潰於蟻穴。

眼下,無人機市場遠未達到媒體渲染和資本追逐的火熱,但兩極分化已是不爭的事實,老玩家不會輕易倒下,新進門檻正在逐年提升。入局需謹慎,當局者更應多一份敬畏之心!

訂閱電子報 友善列印 字體大小:
獲取產業訊息零時差!立即訂閱電電公會電子報。